温酒汜

意识流选手 北极圈居民
同担拒否 爱谁all谁 尝试复健 随时跳坑
顾温言至上主义者

我不想搞超链接了。

 

高中(上) 黑邪学生向AU

复健啦复健啦 好像是今年第一个新墙头

OOC

明天德哈或者双扇随机掉落★

 

——

 

吴邪扯了扯身上被汗弄湿的校服,冷风吹进来让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黑瞎子在不远处边等着他边抛着手里的矿泉水瓶。

 

吴邪偏头躲过往他脸上贴来的冷得冒了水汽的瓶身,甩给黑瞎子一记眼刀,接过水瓶灌了一大口下去。

 

——

 

高一的日子很平淡,就像每天打完球递来的冰矿泉水,校园小卖部一块钱一瓶的那种。没人会考虑看起来遥不可及的未来,沉溺于现实看上去是最好的选择。

 

黑瞎子是吴邪的后桌。

 

吴邪正是中二的年纪,觉得带了个黑眼睛的黑瞎子帅得不行,有事没事就悄悄往他那边看,后来被看得多了,黑瞎子也记住了这个用各种理由来找他搭话的前桌。两个人好像有了心照不宣的秘密,谁也不打破那层窗户纸。

 

后来,吴邪打球的时候被篮球撞出了鼻血,仰着头跑卫生间里冲着流出来的血。黑瞎子帮他跑了医务室拿了两个棉球,他们这才算是熟络起来。

 

高一的时候感觉可以趁着年轻把任何想做的事都做一遍,个个觉得老子天下第一。他们在课上传纸条,结果被老师赶出去罚站;晚自习的时候找了巡查老师不在的一天偷偷溜出去吃有名的酸辣粉;买那种纸装的冰红茶一人一口轮流来喝,用石头剪刀布来决定谁请客;互相留了号码,周末就按着诺基亚的按键来发短信。

 

——

 

第一次被罚站的时候,吴邪因为没有过前科,耳根都是红的。黑瞎子乐呵呵地欣赏了吴邪的窘态后,拿出一支铅笔和吴邪在墙上来了好几局五子棋。

 

后来墙上的五子棋被他们擦掉了,吴邪边擦边笑,站不稳一不小心摔到了地上,还在断断续续地边笑边说:“下次要带张纸出来。”

 

你看看,这都在想“下次”了,黑瞎子为吴邪因为几局五子棋的改变咂了咂舌,想着自己是不是带坏了祖国的花朵。不过,他平时也没那么爱玩,只是吴邪出现了之后每天都有新点子蹦出来,黑瞎子闲得无聊也陪他一起胡闹,渐渐地耳濡目染,看吴邪因为罚站羞耻成这个样子,就顺口说了句要不要来局五子棋。然后就停不下来了,一个人赢另一个人要翻盘,就这样玩到了下课。

 

这样一说,还不知道是谁带坏了谁。

 

——

 

考试总是不期而至。

 

吴邪啥都行,唯独背书背不来,平常老师抽的时候都是能逃则逃,黑瞎子还帮他打圆场,糊弄着糊弄着也就耗过了半个学期,但是一要考试,还是大考试,就出问题了。

 

黑瞎子好笑地看着吴邪蔫了一样趴在图书馆的桌子上,嘴里念念有词地背着书的样子,图书馆的气氛十分适合学习,阳光透过杉树叶斑驳地洒在桌子上,黑瞎子撑着头眯起眼睛看着书,耳边响起的是吴邪背书时小声嘀咕的样子,时间被拉长了,倒是有几分岁月静好的意味。

 

后来考试,还是勉强过了。

 

考完试后一群人翻身农奴把歌唱,吴邪和黑瞎子挤在一个位子上看射雕、看韩寒,吴邪看书看得投入,有时候不由得心里生出惆怅的感觉,这时候黑瞎子总会一巴掌拍上吴邪的后脑勺:“快点快点,我还等着看下一页。”

 

吴邪翻了个白眼,惆怅的感觉飞了。

 

日子就这样缓慢又快速地流逝,像一口一口喝完的冰红茶,不知不觉就只剩下一点点了。吴邪在期末考试的前一天,坐在床上看着黑瞎子发来的“加油”,忍不住撇头去看窗外全黑的天空,压了压嘴角扬到快要飞起来的笑意。

 

“加油,晚安。”

 

我猜我一定能考得很好。

  10 11
评论(11)
热度(10)

© 温酒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