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酒汜

意识流选手 北极圈居民
同担拒否 爱谁all谁 尝试复健 随时跳坑
顾温言至上主义者

我不想搞超链接了。

 

Trick Or Treat 德哈原著向

*贺文末班车 4000字一发完 网坏了手机排版希望一切正常

*时间过得真快呀 去年这时候我还在写贺文 今年就在为了升学成绩期中考焦头烂额了

*老梗老题目 略友情向 私设ooc 时间线混乱

——

哈利走在通往礼堂的路上。城堡已经被各种各样的南瓜、彩带装饰了起来,人造天空变得些许阴沉,带有闪电划过。身边路过狼人、木乃伊、吸血鬼,好像还有几个披着白床单的幽灵,而城堡里真正的幽灵们正聚在一起看着那些白色生物大笑。

哈利被突然说话的南瓜吓了一跳,转头看见了自己的好友,赫敏抱着本书和罗恩一起笑着朝他喊trick or treat,哈利丢给他们两个巧克力蛙,一起走进礼堂。

舞会已经开始了,似乎又是巫师界某个当红组合的歌曲,邓布利多正在礼堂中间随着音乐社会摇,弗雷德看了一会儿忍不住大笑着扔掉了手里的热狗木乃伊,拉着乔治进入舞池跳舞。

“Trcik or treat!”金妮看到迟到的三人组亮了下眼睛,这个姑娘今天似乎少有的开心大方,脸颊红红地咧开嘴跑了过来。哈利被她感染得带起来笑容,给了她一盒会发光的水果糖。

罗恩早已跑到甜品区顺了一盘子的南瓜女巫帽蛋糕和木乃伊巧克力马芬,哈利路过一群让人看起来食欲大减的断指面包,犹豫了一下,拿起了墓碑巧克力杯。

嗯,rip是巧克力做的,味道真是不错。

哈利舔着巧克力粉,想着他的教父,和他教父的好朋友,如果他们两个来参加万圣节派对那变装效果肯定很好。

哈利觉得巧克力粉突然有点苦,忍不住叹了口气把杯子放回了桌上……

“Ttick or treat!”两个声音叠在一起响在哈利的左右,伴随着突然摆放在眼前的南瓜灯,灯上的笑容雕刻得很阴森,配上红光让哈利忍不住大叫一声左脚绊右脚向后踉跄了几步。身旁传来韦斯莱家双胞胎欠揍的笑声,哈利脸颊红了红,左右两个肘击招呼了过去。

“哇哦。”弗雷德灵活地,似乎意识到一般向旁边一闪,却一不小心撞到了个人,他条件反射地一回头,面部表情夸张地僵在了脸上。

德拉科马尔福看着撞到自己的韦斯莱家某个孩子,将对方突然消失的笑容尽收眼底,挑了挑眉,拿过桌上的墓碑巧克力杯。顺口对哈利扯到:

“波特,我早就提醒过你担心交友不慎,看起来韦斯莱家的红毛小子还是一如既往的……”似乎意识到在万圣节吵架不仅有些幼稚还会引起全校的围观,德拉科废了好大劲把即将脱口而出的“蠢”、“傻”之类的字眼收了回去,别扭地改成了“冒冒失失”,却让对面的哈利一瞬间产生了一种面前的马尔福突然有点“慈爱”的感觉。

像要印证他的想法是对的一样,乔治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弗雷德也面色古怪地扯着嘴角,可能因为自己是被骂的那个才让他忍住了没有笑出声。

哈利也抿起了嘴角,平常的他肯定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嘲笑马尔福的机会。但是最近的事情一团乱麻,教父的得而复失让他在万圣节这样一个欢声笑语的日子里忍不住去担心他的生活,虽然早上收到猫头鹰送来的糖让他心情好了些,但是紧绷的神经突然放松就会有种糟糕的感觉。

德拉科在俩韦斯莱的笑声下面上表情有点挂不住,一边在心里埋怨自己刚才怎么不把他们嘲讽得彻彻底底,一边加快脚步离开了三个格兰芬多的领地,只是微红的耳根和凌乱的脚步看上去像是落荒而逃一样。

乔治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捶着餐桌,断断续续地对着弗雷德叫着:“你看他那个表情那个语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弗雷德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弗雷德扯了扯嘴角,看起来想要揍乔治一顿,但还是破功跟着他一起笑了起来。周围本来看见马尔福朝着韦斯莱走去打算在万圣节围观好戏的人们面色惊恐地看了弗雷德和乔治一眼,哈利给了他们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却被双子传染地“噗嗤”一下笑了出来,其他人见状更不知所措,离这三人远了一点。

莫不是石乐志。

德拉科回到布雷斯旁边,接受到一个古怪的眼神和一句欲言又止的开头。

“闭嘴,布雷斯。”

好嘛,布雷斯撇了撇嘴。

喝着南瓜汁的斯内普看着引起了不小骚动的方向皱了皱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韦斯莱什么时候和德拉科那么亲近了,还有那个波特,事情好像超出掌控让斯内普内心烦躁起来——

“吃糖,西弗勒斯。”邓布利多塞给斯内普一手的糖打断了他的思考。搞什么鬼?斯内普抬头却看见邓布利多扔了一块柠檬软糖到嘴里冲他眨了眨眼:“年轻人真是有活力呢。”

斯内普恶狠狠地扒开一颗糖塞到了嘴里,邓布利多满意地笑了起来,拉着他去品尝看起来很可怕的断指面包。心里想着不就是面包加杏仁,却跟着这个充满了孩子气的校长逛了起来。

哈利擦着笑出来的眼泪,喘了几口气喝着南瓜汁压压惊。弗雷德和乔治对视了一眼,弗雷德嘟囔着还得感谢马尔福了,和哈利打了个招呼便四处找别的人恶作剧。

“乔治。”

“嗯?”

“没什么。”弗雷德叹了口气。他们俩发现哈利的异样后花了好大劲把他弄开心,虽然笑是笑了一通,但是风雨欲来的压力沉甸甸地压在了弗雷德心头。

“别多想。”乔治拿起旁边的南瓜饼放到弗雷德手上,挑衅地冲弗雷德挑眉,“就算开战了我也不会是先被杀死的那个。”

“哈,很有胆量嘛。”弗雷德啃了口南瓜饼,“我也不会。”

半夜,万圣节派对结束了。哈利披着隐形斗篷绕过几个打瞌睡的南瓜灯,留意着不要触发整蛊的万圣节小道具,来到占卜课上看星星的天文台里,坐了下来。

因为乔治弗雷德一闹,本来丧气的心情也好了不少,剩下的万圣节派对哈利一直在笑,到处找人要糖吃,还在罗恩的怂恿下大胆地跑到了斯内普面前,他发誓他是因为看到邓布利多在斯内普旁边笑眯眯地朝他招手才慢吞吞地挪过去的!

可是派对一结束,空虚的感觉明显而叫嚣地占了上乘。他一直都没有在潜意识里接受自己是“救世主”的事实,虽然也干出了不少惊天动地的大事,但他一直觉得自己是误打误撞。他只是,也只想当一个普通的学生,从接受父母不是因为车祸去世而是因为朋友的背叛,到接受自己是个巫师,再到接受父母是因为巫师界的大魔头杀死的,而他是这个大魔头的唯一的宿敌,他必须也被期望杀死对方。一切快节奏地推着他前进,被命运摆布的感觉不好,而多数时候命运是个行凶的贱人。

“你果然在这里。”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哈利一跳。他猛地一转头脖子发出咔嗒的一声,见到马尔福抱着臂靠着墙看着他,和他身旁的隐形斗篷。

哈利突然警惕起来,瞪着马尔福走进他的动作,观察他的一举一动,看着马尔福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别紧张,我对你的隐形斗篷没兴趣。”

哈利略微放松了身子,抿了抿唇后没有说话,有种尴尬的气氛在两人间蔓延,哈利略微有些不自然。

“你心情不好吗?”

刚想谢天谢地马尔福终于说话了后,又因为对方仿佛很相熟的语气感到不可思议,哈利本想开口按平常的相处模式怼回去,却因为伸手不打笑脸人的道理,撇过头去看星星,小声地嗯了一下。

“啧。”德拉科小声地咂了咂舌,“没想到鼎鼎大名的救世主也会心情不好啊。”

“那可真是让你失望了啊,在你眼里救世主是什么,踏着金光披着斗篷拥有铜墙铁壁般的意志和身躯的巫师吗?”

“怎么,不喜欢救世主这个头衔?”

“不敢不敢,这可由不得我喜欢不喜欢。”

哈利语气里带上了一点自知的怨气,烦躁的感觉又冒出了头,怂恿着他跟马尔福,任何人都好,打一架。

“明白就好,这是由不得你喜欢不喜欢的。你可是背负了整个巫师界的救世主,该做什么我想你应该很清楚。”

激将法显然起了一点效果,哈利反唇相讥:“不劳你费心,马尔福。”

气氛又尴尬地沉浸了三分钟,哈利偏过头去看星星,心思却完全不在星星上,手指胡乱地敲着地板,想着谁来都行,解决掉对面这个混蛋。

“你……”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马尔福和波特似乎从来都不懂得谦让对方,哈利抢着说了下去:“怎么,担心巫师界被你们的魔头占领吗?我还以为你们都是他的……”看到德拉科的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识务者为俊杰,哈利吞下本想说的难听的话,装出一副不屑于想敌人的名字的样子,“那玩意儿叫什么,食死徒吗?”

“你真以为全世界就你一个人在对抗伏地魔吗?成为他的宿敌是你的宿命,但是战争一旦爆发,任何一个巫师都不可能置身事外。所有的人到了战场上都是随时可能会死的普通人。哈利波特,这个名字我可是从小听到大了,有救世主这个头衔实在是了不起,但是你背负着整个巫师界也不是说着玩的。在以前,最不能垮掉的是阿不思邓布利多,在现在,最不能自暴自弃的就是你。”

哈利被对方脱口而出的长篇大论愣了半秒,过了一会儿才干巴巴地挤出一句:“我明白。”

“哈,你真的明白?万圣节派对上的你简直时刻都在散发着怨念,也只有韦斯莱双子敢接近你了。”

哈利仔细琢磨了一下德拉科的话,被里面透露出的信息吓了一跳,惊讶地第一次转头对上德拉科的眼睛:“你一直在注意我?”

“哈利.波特。”德拉科慢条斯理地念着哈利的名字,“谁给你的自信让你以为我,我一直在看着你的。”

但是你。哈利刚想开口狡辩却想到恼羞成怒这个词,看着德拉科的样子缓慢地一挑眉,挑衅的感觉扑面而来。

我真是疯了才会担心这个混蛋,德拉科捂住了脸。

哈利内心邪恶的感觉在叫嚣,他悄悄往马尔福旁边移了移,戳了戳他的手臂笑嘻嘻地说道:“好了好了我明白了。倒是你,我一直以为你们这些纯血统,自以为是的贵族,会忠心耿耿地跟随着伏地魔。”

德拉科因为哈利亲近的小动作感到些许不自然,却礼貌地没有拍掉他的手,听到他直呼“那个人”的名字时有些惶恐又无奈地叹气:“明哲保身利益为上是斯莱特林的传统,况且,由纯血统统治的巫师世界也是我们希望看到的。于公来说,跟随神秘人是最好的选择,我自然是支持的。于私来说……”

德拉科说不下去了。

哈利也没有说话。

行了,目的达到了,再扯别的也没有意义,他的波特也没有熟到那种程度。德拉科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大度地接受了来自敌人的“谢谢”,打算悄悄地溜回宿舍,万圣节的晚上果真适合躺床上陪着糖睡个好觉。

“等一下,马尔福。”哈利站了起来。

“怎……”德拉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个东西抵住了下巴,他意识到这是那个格兰芬多小混蛋的魔杖。而这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格兰芬多正用让人感到危险的眼神看着他:“Trick or treat。”

该死的,我是出来骂醒你的脑袋的,怎么可能随身带着糖。德拉科想掀开哈利的头盖骨看看他的脑子里都在想着什么,却因为下巴上的魔杖明智地放弃了惹火的行为。

哈利很满意德拉科的窘迫,刚想收回魔杖却被一只手拉了过去。德拉科用一个古老的贴面礼蹭了下救世主的脸庞,在他耳边轻轻呢喃了一句:“Trick。”

然后,带着得逞的笑容看着波特爆红的脸颊,一溜烟地跑了。

——

两年后。

哈利站在旋转楼梯上,从阴暗的钢架缝里借着月光看着濒临死亡的邓布利多,看着颤抖着举着魔杖的德拉科马尔福,看着笑容已经掩饰不住的食死徒们。

他再一次感受到了压在自己身上的巨大压力,这和两年前的不一样,这一次他内心的痛苦带着德拉科的痛苦,他再一次深刻地意识到所有的人都在被动而垂死挣扎地背负着这一切。

邓布利多要死了,魔法界的一大支柱要倒了,作为救世主他要扛起来这一切,他知道杀死伏地魔的办法,这些事必须他一个人完成。

该结束这场战争了。

邓布利多在一片绿光中倒下高塔。

  37 8
评论(8)
热度(37)

© 温酒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