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酒汜

意识流选手 北极圈居民
同担拒否 爱谁all谁 尝试复健 随时跳坑
顾温言至上主义者

我不想搞超链接了。

 

narry——饥饿游戏向 chapter23

23

01-10 11-21

Day3

Dinslaken Ilesh缓慢地爬上树,阁下了一块苔藓,小心翼翼地放在口袋里,然后开始往下爬。脚四处寻找着可以搭的位置,踩到了一块树干上的突起,却因为突起太窄,鞋底一滑,Dins一下子仰面倒在草地上。

Dins躺在地上待了一会儿静静地看着天,旁边的草地的绿色很诡异,里面似乎掺杂着些许的红褐色。

那是他的朋友的血。

%

Liam轻轻梳着怀中人的头发,若有所思地说道:“那那个孩子,估计活不下去了吧……”“不会。”Louis看起来很舒服地享受着来自Liam的触碰。

%

Dins感觉身上的每个关节都在痛,他揉了揉棕色的头发,挣扎着坐了起来,走到“船”旁边。

那个“船”的框架是由木头做的,外面包上一层他手中的这种苔藓。

他用枝条把手里的苔藓绑到船上,尝试着把船推到河里,船底立刻进了水。

他似乎没有表现出丧气的样子,只是面无表情地把船从水里拖了出来,然后重新走向了一棵树。

因为习惯,所以不会失望。

%

似是感到了身后人的疑惑,Louis停顿了一下组织语言,然后说道:“本来我以为他们的交通工具在那场大火里烧掉了,但是它碰巧是用防火的植物做的,可能真的很凑巧,那孩子真是命大。”说到这里,Louis扯了嘴角笑了一下。

%

Dins拿着手上的苔藓,来到“船”前,他的肘部有些擦伤,薄薄的皮翻在外面,根部连着没有皮的脆弱的肉,雪白的皮肤上多了几点红色。

他找到那个漏水的位置,把苔藓附在漏出水的缝隙上,缝隙周围的苔藓有些湿润,但把表面的水珠擦去后,苔藓恢复了干燥,说明这种苔藓的吸水效果极差。

他用枝条把苔藓紧紧地扎上去,他做得很认真,因为他知道,这样做他就可以活下去。

他的命是捡来的。

%

“一个人求生的欲望是巨大的,对那孩子来说,看到辛苦制作的船没有被烧毁足以驱使他活下去。”Louis似乎因为单调的讲话而感到疲乏,或者是想要为明天的见面会想要养精蓄锐,他的声音低下去了。

%

Dins把“船”推进水里的时候深吸了一口气,不出预料的话,这次应该成功了。

他缓慢地把“船”推到湖里,“船”稳稳地飘在水上,Dins试着坐了上去,船身微微下沉,但足够载他。要知道,这“船”一开始是做给三个人的。

他的表情微微扭曲着,似乎在忍受、纠结着什么。最后,他选择了释放。

Dins大声欢呼起来。

%

Liam和Louis都听到了那声欢呼。Louis为自己完美的推论笑了一下,调整身子让自己躺成一个舒服的姿势,说出了睡前的最后一句话。

“要是那孩子活到第三阶段,那他的能力绝对不亚于职业选手……”

Liam沉思了一会儿,把Louis抱起来放到房间的大床上,可是Louis的手紧紧抓着Liam的大衣,无奈之下Liam只好把大衣脱下来轻轻搭在Louis的身上,在他的额头上眷恋地烙下一吻。

他们的时间不多了,Liam必须要去找那个人。

%

Harry站在Hank面前,接受着“真心话大冒险”的审判。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Hank笑着一脸奸诈。

Harry张了张口,我看他的口型仿佛想要说“真心话”,但看到Hank后立马改口成了“大冒险”。

我立马换上了一副看神经病的表情看着Harry,Laura则是一副“这还是我认识的Harry吗”的表情,连Laura都带着一副“要是我在Victoria和Hank面前绝对不会选大冒险你是不是Sa”的表情。

Hank笑得更加灿烂了,像朵菊花。

Harry的表情看上去就像是他后悔了想撞墙。

两人之间沉默了片刻,却仿佛暗潮涌动。

片刻后,Hank打破了沉默,他的手指向我。

不祥的预感像虫子一样爬遍了我的全身。

“看到了吗?Niall,坐在那里,去吻他。”Hank顿了顿,然后仿佛想到什么似的接上一句话,“的嘴。”

……

“WTF????!!!!”

我一下子蹦了起来捡起石头就朝Hank扔了过去,嘴里还不忘记骂他。

“HankFucking Wilde你被Laura踢傻了吧想看接吻找别人拉我干嘛?!”

%

Brenda Harrison正在享用下午茶。

其实也不是下午茶,已经五点多了,这只是在长时间工作后的用来休息的一杯小小的咖啡而已。

她往咖啡里面又加了一块方糖,最近口味变得喜甜了。

从获得饥饿游戏胜利之后,她的生活并没有变得很热闹,因为只有母亲这个亲戚,朋友又很少,所以她很享受这种一个人看着夕阳的日子。

正在思想神游之际,她的母亲过来敲了门。

“进来。”

她撑着桌子,使自己的身体从面向落地窗到面向母亲。

她的母亲走了进来,五十出头的年纪,却保养得很好,看起来不像是五十多岁。

她自己也曾经疑惑过为什么母亲随着岁月的流逝却看起来十分年轻,也许是因为学习乐器的原因吧,她这样想,会有一种高雅而古典的气质。

她的母亲曾经是管弦乐队,会很多乐器,但最擅长的还是小提琴。在一区,这样十分不伦不类,但是给总统的管弦乐队,倒是有很多人羡慕。

后来,父亲因为意外去世,自己过了一年后又碰巧参加了饥饿游戏,母亲便渐渐地离开了乐队,但是在舞台上的气质犹存。

“有一个人来找你,一个男的。”

“好,你回房间吧,我过去。”

她不想让母亲和那个人碰面的原因,是因为那个人可能是工作上的同事一类的人,她不想让母亲涉足这个圈子。

母亲点了点头,Brenda听到门开关的声音。她站起来,把文件推到一边,然后把还剩四分之一的咖啡放到工作桌上,走向大门。

她打开大门之间看了看自己的着装,低下头可以看到很深的乳沟露在外面,其他还好,她无所谓地甩甩头发,打开了大门。

门外站着一个她绝对没有想到会出现的人。

  4
评论
热度(4)

© 温酒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