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酒汜

意识流选手 北极圈居民
同担拒否 爱谁all谁 尝试复健 随时跳坑
顾温言至上主义者

我不想搞超链接了。

 

narry——饥饿游戏向 chapter24

24

01-10 11-21

 

Day3-Day4

 

Hank一边躲避着我扔过去的石头一边冲我大叫让我冷静一点听他解释,闹了一会儿我也冷静了下来,平复着起伏不定的胸口问他怎么回事。

 

 

 

Hank见我不扔石头了松了一口气,连忙张口解释道:“Niall不是我有意要拉你只是如果是Laura和Trace中的任意一个另外一个能把我踹死,我因为是赢的所以不行再说我也不想,要是Victoria的话你觉得Harry下局下下局下下下局还能活吗?”

 

 

 

我转头看了看Victoria,她不知道在想什么,看到我转了过去笑眯眯地看着我,我打了个寒战一下子转了回来。

 

 

 

听到Hank的解释,虽然气消了一点,但生气还是占了上风,我没豪气地冲他翻了个白眼。

 

 

 

“你不会少一事别提这么无聊的要求吗?”

 

 

 

“这你就不懂了。”Hank又恢复到了嬉皮笑脸的样子,“这是大冒险的精髓,好不容易Harry会突然抽风,我当然要抓住机会。”

 

 

 

本来我的气已经消了一小半了,听Hank这么一说他们又上来了还带着一拨增援部队,我二话不说捡起地上的石头就想朝他砸过去。

 

 

 

石头还没扔出去,我突然感觉手臂被人握住了,Harry站在我后面拉着我的手臂,深邃的绿色眼睛看着我。

 

 

 

我一下子就愣住了,一想到大冒险的事情,更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迷糊之间,我的唇被一个柔软的东西覆住了。

 

 

 

%

 

 

 

Brenda坐在会客室柔软的真皮沙发上,心情复杂地看着坐在单人沙发上的人。

 

 

 

会客室很漂亮,墙上全都是淡粉色调的墙纸,还挂着一些油画,粗略地看一下的话会发现是抽象派的油画,整个房间很宽敞,有超薄的电视,房间顶上悬挂着高档次的灯,房间的中央有一些沙发和真皮的座椅。

 

 

 

凯匹特就是这么奢侈。

 

 

 

来人没有对美轮美奂的会客室有任何反应。Brenda小心地观察着来人想着,这也难怪不是吗?

 

 

 

“咖啡,果汁,还是酒。”Brenda走向一个冰箱,问道。

 

 

 

“有什么酒?”

 

 

 

“有…….黑啤,葡萄酒。”Brenda上下移动着看着冰箱的里面说道,“还有香槟。”

 

 

 

“黑啤。”

 

 

 

%

 

 

 

Liam开着车来到了凯皮特的边缘,然后把车停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沿着车道走了半小时来到了一个街道上,渐渐地可以看出一些繁茂的景象,这里是一区的边缘。

 

 

 

他又走了十几分钟来到了一区的胜利者村,幸好一区不大,他这样想着。

 

 

 

事实上,在凯匹特人管辖下的每个区,都不怎么大。

 

 

 

胜利者村的门前没有侍卫在站岗,估计想着饥饿游戏开始的时候一般的导师都会到凯匹特,而不是窝在胜利者村。

 

 

 

但他找的人,不是一般人。

 

 

 

他敲了敲门,先打开门的一个人是一个挺高的妇女,目测四十岁,看了他一眼就转身走了回去,让等在门外的他一愣。

 

 

 

过了不多久,一个看起来像是混血的女孩子走了出来,穿着一个蓝色的连衣裙,连衣裙底就到了大腿根,他不着痕迹地扫过女孩有着很深的乳沟的胸前。

 

 

 

没穿胸罩。

 

 

 

Liam摆出一副笑容看着Brenda因为自己的到来而掩饰不住的惊讶,然后跟着Brenda进入了会客室。

 

 

 

一进去会客室,一股凯匹特的气息扑面而来。

 

 

 

奢侈的胜利者村。

 

 

 

Brenda Harrison,两年前饥饿游戏的胜利者。本来形式对她十分不利,偌大的竞技场只剩她和一个二区的男孩,更要命的是那是一个以水元素为主的竞技场,Brenda的种种表现体现出她不会游泳,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她死定了。

 

 

 

那一年饥饿游戏的最后,所有庄家都发了财。

 

 

 

但是Liam却押注给了Brenda,只是一种直觉,觉得这个女孩有一种很强的想要活下去的意志,莫名其妙的,就觉得她会胜利。

 

 

 

那一年Liam早已赢了饥饿游戏,手头阔绰,无聊的日子里他就按着玩玩的想法给Brenda下了注。

 

 

 

然后Brenda就活了下来。

 

 

 

在最后,二区的男孩和Brenda在岛上经过激烈的战役,男孩最后把Brenda退下了水,他亲眼地看着Brenda挣扎着在水里扑腾,最后缓慢地沉了下去,然后连气泡都没有漂上来。

 

 

 

赢得饥饿游戏胜利的想法让男孩狂喜起来,他仰天大笑着然后化为一阵咳嗽。

 

 

 

当他咳嗽的时候,除了他,全国的观众都看到了,Brenda从岛屿的侧边像鬼魅一样浮了出来,黑色的头发全都贴到了脸上,表情十分可怕。

 

 

 

他记得那时候他和Louis坐在沙发上面看着电视,关着灯,那一年的竞技场不是Louis建立的,因为Louis有一个习惯,每四年休息一次。

 

 

 

当Brenda悄无声息地飘出来的时候,Louis惊得叫了一声,他自己也是吃惊不已。

 

 

 

全国的观众看着Brenda悄无声息地捡起刀,走到边笑边咳嗽的男孩后面,结束了他的生命。

 

 

 

他现在想来也是敬佩不已,三十天的隐瞒换来了最后的胜利。

 

 

 

现在那个令他敬佩的Brenda,是他需要攻克的一个对象,这让他感觉到有些困难,但是为了他自己和Louis,他必须这么做。

 

 

 

其实他不用这样做的不是吗?他恍惚地想着。现在还没到不能退的境地,Louis也很满足现在的生活,至于这次饥饿游戏的胜利,其实他一点都不关心这些。

 

 

 

只要Niall可以按他的计划走下去,就好了,只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Niall的家庭原因,进度比他预料的要慢。

 

 

 

所以他只好让二区的导师给他们的学员递了一张纸条。

 

 

 

只是他这样做,会不会把他自己和Louis推到万劫不复的境地呢?

 

 

 

%

 

 

 

[时间线在Louis离开Brenda的家后,半夜。]

 

 

 

其他人都已经睡下了。

 

 

 

Hank坐在篝火旁边取暖,今天是他守夜。

 

 

 

他听到一阵声音,Victoria来到了他身边。

 

 

 

“为什么?”

 

 

 

他听到Victoria这样问他。

 

 

 

“我也不知道。”

 

 

 

他叹了口气回答道。

 

 

 

他们在之前收到了来自他们导师的降落伞,是一些食物,还有一张纸条。

 

 

 

那张纸条上面没有字,只是凹凸不平的。

 

 

 

他们避开人群,用身体环住纸条为了躲避摄像头,用触觉感受出了上面的字。

 

 

  5
评论
热度(5)

© 温酒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