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酒汜

意识流选手 北极圈居民
同担拒否 爱谁all谁 尝试复健 随时跳坑
顾温言至上主义者

我不想搞超链接了。

 

narry——饥饿游戏向 chapter25

25

01-10 11-21

 

Day3-Day4

 

“真心话大冒险”

这是什么意思?他们虽然迷惑不解,但是还是根据导师在他们进竞技场前的指令,把纸条撕掉了。

导师曾告诫过他们,要是给他们的降落伞里有纸条,一定要避开摄像头,看完后要撕得粉碎。

看起来导师像是知道一些什么,但他们只能按着导师的话照做。

后来,Victoria就举办了真心话大冒险,他也投入了进去。

现在事情结束后,平静下来的Hank和Victoria仔细想一想,还是想不明白当时导师让他们这样做的原因。

Hank沉默了一会儿,条件反射地伸手往裤袋里掏烟,还没碰到裤子就意识到了,现在是在竞技场,他没有烟这种东西。

 

他和Victoria又在篝火旁相对无言地坐了一会儿,Hank估摸着时间到了,站了起来,对仍旧坐在那里的Victoria说道:“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回去睡觉了。你这班守完也回去睡一会儿,明天……”Hank把目光投向远方,却只看到一片漆黑,“就要下海了。”

Victoria应了一声,Hank转身向睡袋走去。

声音不一会儿就消失了,竞技场又恢复了它独有的静谧,Victoria调整坐姿靠在石头上守着夜。她这几天一直感觉到不对劲,现在一个人在黑夜里待着,更感到有一道光在脑海中扩大,而光的源头,就是那不对劲的原因。

光源扩到了最大,Victoria突然悟了,她知道不对劲的原因了。

作为一个竞技场,这里太宁静了。

更可怕的是,她有种预感,这种宁静不会持久。

宁静得越久,爆发得越狠。

%

[时间回到Liam去找Brenda.]

 

“请问……”Brenda看着显然是沉浸到了自己思绪中的Liam,小心翼翼地问道,“这次来,有什么事吗?”

Liam看上去就像从自己的世界里被惊醒了一样,他苦笑着揉了揉额头,问了一句很奇怪的话:“这个会客室里的电视,可以用吗?”

Brenda有些疑惑,出于礼貌,她微微点点头说道:“可以。”

“那请帮我打开,好吗?”

Brenda拿起茶几上的遥控器,打开了电视。电视上播放的是饥饿游戏。

这一届的饥饿游戏有一个很特殊的播发:四个小组一个屏幕五分钟,“一区二区四区小组”五分钟,“十区小组”五分钟,“五区九区小组”五分钟,“六区七区八区小组”五分钟,五个阶段循环播放。

现在是“六区七区八区小组”的特写。

这是什么意思?Brenda疑惑地转头看向Liam,却发现Liam正在很满意地抿着啤酒。

然后他把黑啤放回玻璃做的茶几上,坐直了把手伸出来递到Brenda前面。

“重新介绍一下。我是Liam Payne,四区的指导老师。”

Brenda有些错愕,但很快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她犹豫不决地抿着唇,然后抱着“握个手不能决定什么”的想法把手伸出来。

“Brenda Harrison,一区的指导老师。”

%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浑身僵硬地盯着离我眼睛很近的Harry的睫毛,他的睫毛很长。

四周静默了一会儿,然后一群口哨声响了起来,我仿佛被雷劈到了一样浑身一震,然后一下子把Harry推开来,因为用力太大,使得我自己也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

口哨声一下子停止了,四周又恢复了静默。

我心情复杂地看着对面的Harry,他在我推开他之后后退了好几步,对于我有些过激的反应,他只是耸耸肩对我笑了一下。

“没事,Niall,这只是一个游戏。”

这只是一个游戏。

我让自己深呼吸一下平复纷乱的心跳,然后点了点头。

Hank和Victoria对视一眼,然后继续开始了真心话大冒险。

 

只是说是真心话大冒险,轻松的气氛一下子不见了。

 %

天色渐渐晚了,由Victoria宣布的开始,也由她宣布了结束。

我看了看Harry,没有像往常一样去和他谈话,而是去Laura那边借走了Trace。

Trace很聪明,她选择了一个隐蔽的适合谈话的好地方,把我带了过去。

她率先坐到一个石头上面,我紧接着坐到了她的对面。Trace把身子蜷起来,脚抵在石头上面,双手环着膝盖,身子稍稍向前倾。

“那么,你想问什么?”Trace的眼睛盯着我。

“我想问……”我看了看旁边的树,眼神一下子变得有些模糊,是回忆到了什么的模糊,“你是不是知道,那时候我和我父母的事?”

其实我在很久之前就有怀疑了,真心话大冒险时我提到了这些Trace却仿佛早就知道的表情加深了我的怀疑。

“是的。”

这样的回答让我一下有一些不知道如何反应,我的问题有很多,只是一下子不知道怎么问出口。

Trace温柔地看着我:“没关系,一个一个来。”

我深吸了一口气,问出了第一个问题:“你们听到的版本是什么样的?”

“其实当年的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密不透风,当时很多人都知道,并且传遍了,只是是真是假,谁也不知道。”

“我也是一次机缘巧合,听过来的,听了很多版本,现在能记住的也只有一个了。”

Trace边回忆边缓缓地说出了她自己知道的一切。

“那时候我们都挺小的吧,十岁的样子。我一次出海打鱼的时候,发现人们有些不对劲,平常都是各做各的不怎么交流,只有少数几个关系挺好的才会互相说说话,这次我却发现他们在议论纷纷。”

“我感到有些疑惑,便上去打听了一下,然后他们就把你的事情讲了出来。”

“我之前并没有听到过你,那个人也说得模糊不清,听起来不是什么大事。”

“我上去打听了一下,他说我们区一个叫Niall Horan的人爸妈在闹离婚,小孩子不愿意离家出走了。”

“我当时有点惊讶,问他:‘就这些?’他不屑地看了我一下:‘你还想怎么样?’”

说道这里,Trace有些哭笑不得,我也露出了一点笑容。

 

“我觉得很奇怪,虽然这种情况可以用四区好久没有发生大事了,一件小事就引人注目不足为奇来解释,但是这件事过了很久都没有消停,然后我就意识到,发生的肯定不止这些。”

  4
评论
热度(4)

© 温酒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