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酒汜

意识流选手 北极圈居民
同担拒否 爱谁all谁 尝试复健 随时跳坑
顾温言至上主义者

我不想搞超链接了。

 

narry——饥饿游戏向 chapter26

26

01-10 11-21

 

Day3

 

“我因为一些个人的暂时还没办法说明的原因,觉得你十分的不对劲,事情肯定不是这么简单,所以就抱着试试看的念头去你们家附近打听一下.”

 

“本来我也没有打算能直接得到什么答案,但是你家的房子有一个特点,隔音效果差.隔音效果很差的房子总是会暴露一些东西.”

 

“然后,所有从邻居里听来的话,像拼拼图一样,就拼成了最后的真相.”

 

我的呼吸微微有些颤抖,一股一股不想面对的念头充斥着我的身心:“别说了,Trace,别说了.”

 

Trace把上身靠近我,清澈的蓝色眼睛盯着我的眼底:“你必须要面对它,Niall.”

 

“你根本就不懂.”我痛苦地用手抱着头.

 

“我懂.”Trace把袖口的扣子解开,把袖子向上撩起,把胳膊伸到我面前.我看到手臂上有一处伤疤,丑陋的颜色突兀地镶嵌在雪白的肉里,看起来像是烧伤,“我们都一样,Niall.”

 

我猛地抬头,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Trace耸耸肩冲我笑了一下,把袖子又放了下来,耐心地等着我.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长长地、缓缓地叹了口气.

 

“Go ahead(继续说).”

 

%

 

Brenda给自己道了一杯果汁,一边抿着果汁一边以一种标准的谈判姿势看着Liam.那次介绍已经让她意识到了对方的来意,现在她自己还有一些犹豫.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犹豫一些什么,她的学生的立场已经很清晰了,而她在场外就算不允许也做不了什么.

 

可能是自己的傲气吧,她这样想着,不能就这样便宜地就合作了,自己总是需要一些条件的.

 

Liam却完全没有自己的感觉,看上去仿佛是很放松的样子,正在玩着手中的玻璃杯.

 

那是一个很漂亮的杯子,在玻璃上印上花纹的技术不是谁都会的.

 

这样的放松让她有些疑惑,但她还是绷紧了身子准备好应对一切.

 

“衣服很好看.”

 

Liam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这句话.

 

“什么?”Brenda条件反射地问了一句.

 

这句话刚说完,Brenda就心里一凛.

 

这个衣服穿起来很舒服,是丝织品,而且很透风不会有些闷闷的感觉.虽然现在是冬天,但是在温暖的室内穿着它完全是绰绰有余.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这是当年她的设计师做来送给她的.

 

当初自己的设计师在自己比赛之前送给了她一件衣服,可能那个时候是真心地送她,但是等她一获得胜利,真心立刻变了味.

 

后来,那个设计师在她胜利后,想要凭借她自己来扶他上位,她就内部把设计师给办了.

 

胜利前没有什么感情,胜利后办了他也不会伤心.

 

这件事没有多少人知道,设计师的家人也没有说什么,Liam这样说是表示他知道这件事吗?还是说他是想要警告自己?Brenda神经开始紧绷起来.

 

“是你的设计师送给你的吧,冰蓝色很衬你的肤色.”Liam笑着说道.

 

“是的,谢谢.”Brenda压下心中的震惊,谨慎地回答道.

 

天啊,Brenda想道.听Liam这样的话语,他知道设计师那件事估计是八九不离十了.

 

%

 

Trenton的手指无规则地敲着红木做成的工作桌.

 

其实他本来想按照“长——长——短”的规律来敲的,但这会影响他的思考.

 

刚刚,他制定了明天的记者发布会的内容,需要让Louis解释一下关于那个该死的斧头的事情.

 

Louis这次的行动,完全是在他的意料之外,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自己一向看中的饥饿游戏竞技场制作人竟然会犯了如此大的错.不同于以往的帕纳姆国的总/统,Trenton深知一个道理,也是这个道理扶他上位.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这句话不只针对凯匹特人,也针对那些各个区的劳动者.

 

当然,凯匹特人的等级和劳动者的等级是不一样的.凯匹特人有齐全的装备,劳动者有头脑和双手,对方有的他们各自都没有.所以,作为总/统,只需要将凯匹特人和劳动者之间的沟壑越拉越大,使得他们就算想要叛变却没有能力叛变,那就可以不用战争却把叛变者捏碎在了无形之中.这是他慢慢长大而悟出来的道理.

 

按理说,凯匹特人和劳动者是不怎么会见到的.

 

但是……每年的饥饿游戏,却可以毫无保留地把劳动者跟凯匹特人联系在一起,贡品可以使用凯匹特人的武器,可以感受凯匹特人的生活.

 

所以,饥饿游戏期间,要保持高度警惕.

 

可是令他担忧的是,Louis的举动,却仿佛是故意挑起内乱一样.

 

手指敲动地越来越混乱了.

 

%

 

Louis抱着Liam的大衣坐在床上.

 

他刚刚醒来,头有点疼.这几天计划事情,精神和身体终是撑不住了.

 

他踉跄地爬下床,揉着隐隐作痛的头,坐到工作桌前面.

 

Liam会离开,他在上床的那一刻就知道了,他甚至可以推测出他要去找谁.Brenda Harrison,一区的导师,Liam想必是和她合作了,十区的那个男孩可是一个很大的威胁.

 

只是他一直看不透,Liam为什么会这样做,他看起来不像是那种很在意饥饿游戏胜利的人.

 

Louis呆呆地看着桌灯,黄色的影子在眼底形成了一个绿色的光圈.

 

又或许,他是看得透的,只是不想知道而已.

 

他不傻.

 

%

 

Harry百无聊赖地坐在石头上,看着远方的水平面.

 

和一区二区在一起时,休息的时候他总是喜欢坐在石头上,看着远方.

 

思绪乱七八糟地飘来飘去,最后总是会回到一样奇怪的事情上.

 

和Niall的那个吻.

 

那个吻仿佛浮在眼前,又仿佛在很远的黑色里.

 

那看起来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Harry这样子迷迷糊糊地想着.

 

Niall的嘴唇很软,有一点点湿润,说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他在吻他的时候都可以感受到他的唇形.甚至有一段时间的失神,应该说是多亏了Niall推他的那一下,他才回过神来.

 

Harry觉得自己像一个热恋时的少女一样,没救了.

 

他略微有些丧气地垂下头,不管怎么样,那都只是一个游戏了.

  7 1
评论(1)
热度(7)

© 温酒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