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酒汜

意识流选手 北极圈居民
同担拒否 爱谁all谁 尝试复健 随时跳坑
顾温言至上主义者

我不想搞超链接了。

 

一宗罪 德哈杀手x警察AU Chapter1

目录

 

Warning:

1.关于分级/尺度

这篇文尺/度应该不会太大.肉汤看心情.因为我不是一个很会写肉的人.肉渣会有.

注意:

关于对主角有洁癖的一些人.不能容忍主角被非主角亲吻或者有亲密举动的人.这里给予事先的警告.

虽然主角被非主角强迫进行/性/举动可能会增加情/趣.但是我的文里不会出现.对贞/操这种我有一点的洁癖.

设定德拉科破了可以生孩子的处(摘自《微微一笑很倾城》).意思就是和女的做过.而哈利还没有定.

毒/品&枪/支&非/法贩卖身体预警.

2.关于性格/OOC

这里会在原著的基础上.根据背景/剧情来进行稍微的改动.

注意:

人物属于罗琳.OOC属于我.

3.关于人员

这里承认会有大量原创人员.也会尽量拿捏住原著里的人员的性格让他们出现.

注意:

类似邓布利多这种有背景有故事性格显著的人我会让他们大部分都出现.(伏地魔除外).而类似于西莫这种故事不多性格不好拿捏的角色不怎么会出现.

德拉科和哈利的父母不会出现.

4.关于情节

这里承认是第一次尝试杀手警察的梗.也承认可能在一开始在世界观/背景/甚至是情节方面会与其他文有些相似.不过这里保证这种情况会在五章后杜绝.

5.关于更新

属于周更.这里已经拖稿晚期了......

 

应该没有了…...

有的话会在回复里加上.

其实看Warning可能会觉得害怕.不用很紧张.这里作为写手就会在写文的过程中接受大家的建议对文章进行修改.不管怎么样.这里写出来的文至少会让大家觉得舒服.我也会尽力做到精彩.好不好看我还是比较有自信的。

 

最后.送上一句我会在每篇坑前说的话:

这里长生,收集故事,只讲故事.

 

 

又有故事要讲了.

 

 

 

Chapter1 送到狼口中的羊

 

德拉科.马尔福走进一个跨国公司的大厦。

 

 

 

从外面看这个大厦高耸入云;作为一个在市场上占据很大席位的跨国公司,瑞思电子制造公司自然而然地在世界500强里有着自己的“地盘”。而“地盘”的“统治者”汉克.多尔先生正端着一杯咖啡,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俯视着地下形形色色的人们,不加糖的黑咖啡一直都是他的最爱。

 

汉克.多尔的办公室格外的大,当他进入公司的时候,他曾下定决心要拥有一个很大的个人办公室,还有一个同样也很大的观景台,玻璃做的墙面让里面的人得以俯瞰这多姿多彩的世界。

 

每当汉克站在观景台上时,他都觉得自己宛若一个正在欣赏自己的臣民的君王。

 

一个美好的一天。

 

汉克愉悦地喝了一口咖啡,打算去书房拿本书回到观景台上看。

 

那里有一个很舒适的躺椅。

 

 

 

德拉科看着眼前向等候室的他走过来的秘书小姐,双手轻轻地绞着,在秘书小姐还没走过来就局促不安地发出了声。

 

“我需要见见汉克先生!”

 

尼娜.卡诺打量着眼前这个少年,在记忆里搜寻他的样子。

 

面前是一个20出头的人,铂金色的头发配上灰色的眼睛,从窗户泄露进来的阳光给偏白色的头发镀了一层金色;眼睛若是仔细看的话,便会发现那不是纯灰,是夹杂了浅蓝色的蓝灰。

 

似是被打量得久了,面前的人绞着手的动作更加加重,指关节泛起了青白色,面色染上了一种不自然的浅红。

 

尼娜了然地点点头。

 

汉克先生的性取向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实了,没有瑞思电子制造公司的光芒,他就仅仅是一个喜欢年轻小男孩的令人嫌恶的中年人而已。

 

尼娜起身说道:“跟我来吧。”德拉科如释重负般地松了口气,跑两步跟上尼娜的脚步。尼娜听到了跟上来的脚步声,没有回头。

 

又是一个主动送到狼口中的羔羊。

 

 

 

正打算去书房拿书的汉克先生意外地听见了响铃声。

 

尼娜的声音从墙上的对讲机中传了进来:“汉克先生,门外有个男孩说要见你。他……”尼娜犹豫了一下,说道:“他长得很漂亮。”尼娜转头瞥了一眼德拉科,他正不自然地看着窗户,面色有点尴尬,显然是听到了她说的话,这让她最后一丝对德拉科的疑惑销声匿迹。

 

她转头对对讲机问道:“让他们进去吗?”

 

汉克在里面沉思了一小会儿,说道:“让他进来吧。”他说完转身把咖啡端到了正对大门的那个办公桌上,等待着那位漂亮客人的来临。

 

其实他完全不用犹豫那一小会儿,正如他完全不用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一样。要是那个漂亮的小羔羊带着武器的话,门口的保安在他进来之前就会解决一切。

 

 

 

德拉科在进去前有两个保安过来给他搜身。

 

金属探测器在碰到他脖子上时发出了“滴滴”的响声。

 

在保安的注视下,德拉科从衣服里扯出来一个吊坠。他“啪”地打开了吊坠的盖子,使保安条件反射地向后退去,在看清楚里面没有什么东西跳出来后,他又摸摸鼻子凑上去检查那个吊坠。吊坠里面是一个年老的女人的照片,德拉科指着这个照片对其中一个保安阿瑞顿.马丁说:“这是我奶奶。”

 

“你奶奶?”阿瑞顿一愣,一下子反应不过来。

 

“是的,我奶奶。”德拉科虔诚地把挂坠放在手里,轻轻握起,“只是她现在不在了。”

 

他垂着头,似乎沉浸在了什么痛苦的回忆中。须臾,德拉科抬头对阿瑞顿说,诚恳地看着他:“请问,我可以把我奶奶的照片留下来陪我吗?”

 

“当然可以。”似是预视到面前这个可怜的人进去之后会发生什么,阿瑞顿温柔地把照片取了下来。

 

“这是一个小盒子?”

 

阿瑞顿有点讶异地问道。那“张”照片正静静地躺在他的手上,若仔细看的话,便会发现那其实是一个扁平的小盒子,盒子的正面印着老人的照片,照片胸前装着一颗珍珠,洁白而圆润。

 

“那里装着她的灵魂。”德拉科认真地说道。

 

“灵魂?”阿瑞顿好奇地看着手里的小盒子,“那这颗珍珠呢?”

 

“那是她的心脏。”德拉科把手抚上心脏的位置,“她的心就像珍珠一样。”

 

阿瑞顿怜悯地叹了口气,把小盒子放回德拉科的手里,侧开身子让出通向屋内的道路。

 

“谢谢你。”德拉科感激地看了阿瑞顿一眼。攥紧了手里的照片,走过去敲响了那个昂贵的木质大门。

 

一个相信上帝的无神论者,总是比一个教徒好骗。

 

 

 

“进来。”汉克听到了敲门声,抿了一口杯子里的咖啡,抬头看着进来的人。

 

是一个陌生人。

 

汉克想着,又喝了一口咖啡。

 

看着面前的人手足无措地站在门前,汉克指了指身前的椅子,那是一个牛皮制的转椅,和他坐的椅子隔着一个红木制的办公桌。

 

汉克微笑地说道:“坐这儿吧,要果汁还是咖啡?”

 

“不用了,感谢你,先生。”德拉科惶恐地摆摆手,走上去拘束地坐了下来。

 

“那么,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呢?”汉克放下茶杯,食指间抵着微微拱起。商业人独有的精明的眼神锁住了德拉科。

 

德拉科低下头避开他的眼神说道:“我叫维克.多尔,他们……他们让我来找你。”

 

“他们?”

 

汉克显然不知道“他们”是谁,但看着德拉科略微有些窘迫的样子,心里也了然了三四分。

 

“你的工作是什么?”

 

“我没有工作!”

 

是了。

 

汉克了然地一眯眼。

 

虽然身为商业人士不怎么接触那些地下黑市的勾当,但是不接触不代表不知道,一个面貌姣好的男人来找他,还没有职业,显然那口中的“他们”是某个专门为情/趣而开的酒吧或者俱乐部,而面前的这个叫维克.多尔的人显然是一个男/妓/了。

 

“你的上司是谁?”知道了维克的来意是要爬上他的床,汉克自然而然地对指使维克来这里的人产生了好奇。

 

“他……”德拉科手足无措地坐在那里,显然是首先没想好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然后,仿佛是下定决心一般,汉克看到他咬了咬牙,恳求地说:“是我从那里逃出来的,哪里简直是一个地狱,请不要告诉他们,请你收留我吧汉克先生,我可以给你我拥有的一切。”

 

汉克没有料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他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可以从那种地方出来,因为开这种店的人都是有权有势的黑道家族里面的人,那地方客人虽然可以来去自如,但是对男/妓/来说那就像监狱一样牢不可破,但是对黑市的不了解和自己的大意,汉克没有对这个问题刨根问底。

 

甚至没有考虑为什么这个叫维克的男/妓/在逃出那种地方后会来找自己,自己的程度跟那些调/教师来说,有增无减。

 

但是汉克的大意和对其他事情的关注让他对这些显而易见的疑点产生了命运性的忽视。

 

所以,之后发生的一切,只能说是他的命。

 

 

 

精明的商业人快速地抓住了句中对他有利的条件,他一字一句地重复了一遍:“你可以给我你拥有的一切?”汉克注视着德拉科脸上的表情。

 

德拉科点了一下头。

 

汉克似乎笑了一下,一下子向后仰靠在椅背上。

 

“展示给我,你所拥有的一切。”

 

汉克盯着德拉科的身体。

 

德拉科缓缓地把脖颈和锁骨处的两个扣子解开,离开座位绕过办公桌向汉克走去,他的右边是一个巨大的落地窗。汉克用脚在地板上一蹬使转椅转到使他能够面对德拉科的方向,起身走上前去把德拉科按在办公桌上。

 

德拉科抬头吻上汉克的唇。他的吻十分有技巧,他懂得怎么取悦身上的人,使得身上的人短时间内把注意力放到他自己的唇上。汉克把一只腿挤进德拉科的腿间,开始解德拉科身上的扣子。

 

扣子一个个解了下来。

 

汉克略微有些吃惊。

 

德拉科的身体让他诧异。

 

这完全不像是一个男/妓/因为/性/而留下许许多多的伤痕的身体,德拉科的胸膛上有精壮的肌肉,身上完美极了没有任何一处伤口,而他的皮肤虽然白皙,但却看起来有力极了。

 

汉克疑惑地盯着德拉科的胸膛,突然脖子猛地一紧让他一下子提不上起来,身子条件反射地向后退,却被脖子上的压力累得定在原地动弹不得,他低下头看见德拉科噙着笑容看着他,他的两个手指上环着金属丝。那金属丝从珍珠开始,在德拉科一只手的食指上绕了两圈,到了她的脖子上,缠了两圈后到了德拉科的另一个食指上;金属丝是从一个扁平的小盒子里抽出来的,那个盒子的正面是一个女人的照片,线从女人心脏处的一个小洞里出来。

 

汉克拼命撕扯着金属丝,他想尖叫,想掐着德拉科的脖子质问他到底是谁,但他只能从喉咙里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金属丝在一点一点地收紧,他死命地抓着脖子间的金属丝手指被勒得发白,面颊赤红额头上青筋暴起,压着德拉科想借此来放松金属丝对他的压制,他把全身都压在右脚上,抬起左脚一下一下地踹着德拉科的腿,但是长期不锻炼使他本来因为无法呼吸而变得无力的动作更加无力,突然肚子上的剧痛让他脚一滑近乎站不稳,又是一下剧痛,汉克感觉自己的氧气在抽光,肚子又一次因为膝盖的撞击疼痛地痉挛起来,汉克一下子失去了平衡滑到地上,他的手臂无力地垂了下来,眼珠因为缺氧向上翻着,他从喉咙里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大张着嘴想要呼吸,但是却心有余而力不足。

 

汉克无力地抽搐了一下,便再也不动了。

 

德拉科还保持着踢汉克肚子时膝盖弯曲抵在他肚子上的动作,须臾,他把腿收了回去,把金属丝解下来装进口袋里,把身上的人推开,站了起来。

 

汉克掉到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响声,德拉科嫌弃地看着他,没想到这个瑞思的总裁死得这么丑。

 

德拉科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略微僵硬的关节,一个一个系着他的扣子,整理着他的衣物。

 

 

 

伟大的杀手先生德拉科.马尔福,再一次完成了一个奇妙的委托任务。

 

 

  55 9
评论(9)
热度(55)

© 温酒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