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酒汜

意识流选手 北极圈居民
同担拒否 爱谁all谁 尝试复健 随时跳坑
顾温言至上主义者

我不想搞超链接了。

 

一宗罪 德哈杀手x警察AU Chapter3

目录

 

Chapter3 向往天堂

 

“波本威士忌加水。”

 

布雷斯在吧台后把装满了波本威士忌的酒杯递给德拉科,德拉科抿了一口后放回到了吧台上。

 

布雷斯一边玩耍似地调着酒,一边打开了电视调到了新闻台。

 

德拉科略微有些惊讶。他们这种人从来不看新闻,新闻无非就是首/相又到了哪里去访问,女/王又接见了什么什么人,毫无趣味可言。

 

“有没有觉得很熟悉?”

 

电视上正在放着瑞思总裁汉克失踪的消息,不用细想德拉科就回忆起了那时候的情景。

 

“是那个想拿了我贞/操的家伙,最后被我勒死了。”

 

“一个月前的单子了。”布雷斯把电视关了,手肘放在吧台上,身子微微向德拉科前倾,故作神秘地问,“你知不知道它为什么现在又被翻出来?”

 

“不知道。”德拉科简短地说道。似乎完全没有被布雷斯的神秘所感染,又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不得不说,布雷斯这人来做调酒师挺适合的。哪天他不想当合伙人了,和潘西一起开个酒吧看起来是不错的选择。

 

“德拉科你这样真是无聊。”

 

“我就算回答你‘知道’,你也会故作玄虚地解释一遍事情的经过,还不如说不知道。”

 

布雷斯夸张地叹口气,接上了之前的话题:“事实上,汉克最近才被发现失踪。”

 

这句话成功地引起了德拉科的兴趣,他把目光从杯子上收回,看着布雷斯,他的眉毛皱了起来:“什么?”

 

布雷斯似乎有些满意,他笑了起来:“汉克一直和一个黑道家族有生意上的交易。”

 

德拉科点点头,表示自己略有耳闻:“邓布利多家族。”

 

“汉克的男/妓大多数是从哪里买来的,着你知道吧?”

 

德拉科摇了摇头:“汉克一开始没有问我是不是从邓布利多家族里来的。”

 

“那当然。”布雷斯轻哼一声,“他觉得要是你不是DA里的人,可能就会暴露自己和黑道家族的关系。”

 

“DA?邓布利多军?”

 

“谁知道呢。”布雷斯耸耸肩,“我只知道那是一个情/趣俱乐部。”

 

德拉科把杯中的波本威士忌喝完,把杯子滑回去示意布雷斯把它加满:“DA和汉克交易什么,毒/品?”

 

“军/火。”

 

“军/火?他要这些东西用来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布雷斯给自己调了一杯鸡尾酒,从吧台里绕出来坐到德拉科的身边,“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你把他杀了丢到郊外之后,还有男/妓陆陆续续地送到,你觉得这说明了什么?”

 

“邓布利多他们在帮我?”

 

“是的。”

 

“而且他们还特地制作了‘汉克的声音’来说明你杀了他后的1个月汉克仍在活着。”布雷斯接着说,“我在想是不是他的一个女儿暗恋你所以才帮你拖了一个月,要是这样的话我就应该找一个有权有势的黑道家族的小姑娘来当女朋友。”

 

德拉科斜瞥着布雷斯:“需不需要我叫一下潘西?”

 

“潘西不在。”布雷斯得意地说,“我让她扮成尼娜.卡诺——那个汉克的秘书——去打探情报了。”

 

“一小时几块?”

 

“十万。”

 

潘西就是这样。

 

“你给她买礼物了吗?”

 

“什么礼物?”

 

“各种礼物,潘西曾对我说她想要一天收一次礼物。”

 

布雷斯哀嚎一声趴在吧台上:“有这个女朋友我迟早会穷。”

 

“你没少从我这里拿钱吧?”

 

“嘿嘿嘿......”布雷斯又换回了嬉皮笑脸的样子。

 

布雷斯是德拉科的合伙人,几乎每一个职业型的杀手都会有一个合伙人。合伙人靠的不是手,他们靠的是脑子。他们接下来每一个打来找杀手的电话,讨价还价,安排计划,收集情报,有时候还会像这次一样给德拉科提供乘坐员工电梯的员工卡。

 

而每一次杀人获得的钱,都是合伙人和杀手按自己定下的比例分的。

 

一些初出茅庐的杀手不想要合伙人,因为他们觉得明明是自己杀的人但是把钱分给别人看起来十分的不公平,而这些新生杀手最后的结局常常是只能接连十万都不到的单子没有武器还要应付警察。

 

他们谁都没有说原来的尼娜.卡诺去哪儿了,或许是去旅游,或许是被调职,只是她在适当的时候肯定会即时地回来。

 

这,就是合伙人。

 

 

 

门被粗暴地推开,酒吧里零散地坐着的几个人抬头看了一眼,又事不关己地把头垂了下去,布雷斯笑着站起来冲门口走去。

 

潘西.帕金森边拆掉头上的假发边踩着高跟鞋踏进酒吧,她随手把假发扔到了地上,和走过来的布雷斯拥抱了一下并交换了一个热情的吻,然后退后两步伸出一只手,手心向上摊着对向布雷斯。

 

“四十万。”

 

“早就打到你的账户上了甜心。”布雷斯带着潘西来到吧台前,递给她一杯苏格兰威士忌。

 

潘西抿了一口黄色的酒汁后解开了秘书装的最上面两个扣子,禁欲的装束略微让她感觉有些不舒服,做完这些后她向德拉科问了好。

 

德拉科对她笑了一下作为回复,然后他满含深意地看了一眼布雷斯说道:“我们刚才说到布雷斯好奇邓布利多家族为什么会帮我,他还说——”

 

“对了潘西你做秘书时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布雷斯抢下德拉科呼之欲出的话语,甩给他一记眼刀,状似关心地问潘西。

 

“没有,吧......”潘西皱了皱眉,“不过今天警察倒是来了。”

 

“警察?”布雷斯眼睛一亮,注意力立刻被勾了过去,他挺喜欢欣赏因为没有线索警察无法办案的场面。

 

“是的,一个黑发的,和一个比他高一点的红毛的。”潘西说到这里皱了皱眉,她不是很喜欢红头发的人。

 

“噢对。”潘西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又补上一句话,她的身子稍稍超德拉科和布雷斯那边倾着,压低声音问道:“你们猜我看到了谁?”

 

德拉科失笑,果然男女朋友做多了会变得相似。布雷斯耸了耸肩,表示这个问题他肯定不知道。

 

“我看到了‘莽撞的纳威’。”

 

“和我以为的那个纳威是同一个人吗?”

 

“是同一个人。”

 

德拉科瞪大了眼睛。

 

纳威.隆巴顿,是一个说厉害也挺厉害,说不厉害也挺不厉害的人物,因为在接委托时好几次因为意外和警/察周旋,所以有人叫他“莽撞的纳威”。

 

德拉科见过他几次,总觉得他的外表与他的性格十分不符,那双状似迟钝的眼睛里总是会闪过精明的光。

 

不过这也似乎合情合理,隆巴顿家族是一个情报世家,而他们的情报网向来就像蜘蛛一样,遍布各个领域。

 

“他在那里做什么?”

 

“看起来好像是调查组的一个小员工。”

 

德拉科耸了耸肩,有可能是“莽撞的纳威”又接下了一个委托,而这个委托让他谨慎起来开始考虑混进警察里面来完成委托;真是不懂一个情报世家里的人为什么会出来当杀手。

 

布雷斯看起来和德拉科想的一样,他“啧”了一声然后问道:“那帮警察有没有发现什么线索。”

 

“算是没有吧......”潘西皱着眉头思索着,“倒是‘莽撞的纳威’找到了你从窗户扔下去的美瞳镜片,还交给了那个黑头发的警察。”

 

布雷斯惊讶地看着德拉科:“你惹过他吗?”

 

“想不起来了。也有可能是因为他无聊。”

 

他们这种人,很容易无聊,所以就会做一些奇怪的事。

 

比如互相称呼时不用真名,而用一个看起来酷毙了实际上有些尴尬的外号。就像,德拉科就被称作“蛇王德拉科”。

 

当然,外号都是有根据的。而德拉科的外号的由来就是因为他完成委托的速度,十分快速就像蛇一样;而德拉科在拉丁文中就是“龙蛇”的意思。

 

布雷斯曾经说过,德拉科似乎生来就应该去当个杀手,德拉科依稀记得那时候自己问过他为什么这样说,布雷斯的回答却仍旧清晰地印在自己的脑海里。

 

他说,马尔福在拉丁语里是“不好的信仰”的意思。

 

可不是吗,德拉科笑着抿了一口杯中的酒。

 

他虽身在地狱,但却向往天堂。

 

 

 

“人满了。”无聊地闲扯了一会儿后,布雷斯环视着他们三个人说道,“德拉科你该讲故事了。”

 

他们总是这样,在德拉科完成委托后布雷斯总是会让德拉科讲述完成委托的过程,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有趣的娱乐。

 

这只是讲个故事,正如在与普通人不同的生活中找一些普通的事情来做。


 

“这次用什么风格?”

 

“我想想,口供记录怎么样?”

 

“就是那种在接受警察审问时候会说的东西?”

 

“是的。”

 

“好吧,满足你的恶趣味,该死的布雷斯。”

 

 

“我准备好了手套、假发和美瞳,以及我的合伙人,布雷斯.扎比尼(我不敢相信他在警察面前就这样出卖了我!)给我的员工证,找了一个人多的时间进入了员工电梯。”

 

“很幸运,有一个人正好和我去的楼层相同,所以我不用费力挤到前面去按该死的电梯键,也不用露出我带着手套的手,其间我一直低着头为了躲避摄像头。”

 

“对不起打断一下。如果没有别人帮你按电梯呢?”

 

“那就我自己挤过去按。”

 

“你刚才说手套?”

 

“那是一个普通的皮手套。是那种矫情又做作的上流社会在夏天不是为了保暖的目的而会带的东西,露出来会毁坏我的形象。你在想什么?”

 

布雷斯扶着额头,妈蛋被套路了;潘西在旁边咯咯直笑。

 

德拉科也咧了咧嘴,他眨了眨眼睛说道:“我可以继续了吗,先生?”

 

“可以了。”

 

“我来到了汉克的楼层,等待着他的秘书的到来,期间我一直躲避着摄像头,汉克的大楼里的摄像头本来就不多,他嫖/娼与黑道勾结买卖军/火说不定还行/贿,噢对他甚至还把工作推给他的员工自己不管事,要是我是他我也不会安多少摄像头。”

 

“然后我就很顺利地杀了他。我让汉克先在他办公室里躺了一会儿,因为上述的原因,可以得知秘书和保安一般不进他的办公室,然后我的合伙人就让一个清洁工回家一会儿找了一个人顶替他把他捞出来了。”

 

“就这样?”布雷斯瞪大了眼睛。

 

“就这样,满足你了,布雷斯。”

 

“那你的外貌呢?就算摄像头没有拍下来那个保安和秘书都有可能看到啊。还有如果秘书和保安因为意外的原因进入办公室了呢?”

 

“人的记忆是有限度的。而且维克.多尔的发色和瞳色和我的一样,他作为一个男/妓靠脸吃饭的外貌自然也是姣好,让别人来看不怎么会把我和他分开。更重要的,阿瑞顿是黑人尼娜是黄种人,不同种族的人对其他种族的人有一定的脸盲。进去了就进去了,就是早发现晚发现的问题。”

 

“以及布雷斯不要再装白痴了这些道理你都知道。要是你想借此体现警/察在你眼里都是这样的智障那么只能让别人觉得你很幼稚。”

 

妈蛋。布雷斯在心里骂了一句收了脸上惊讶地表情笑嘻嘻地说:“我们已经记录好了你的供词会派人去证明你的供词是否属实,如果属实,你将接受法律的制裁。”

 

“该死的布雷斯。”

 

 

 

 

预计德哈在第五章见面x

预计二十多章 不出意外的话

 

我爱威士忌

  40 9
评论(9)
热度(40)

© 温酒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