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酒汜

意识流选手 北极圈居民
同担拒否 爱谁all谁 尝试复健 随时跳坑
顾温言至上主义者

我不想搞超链接了。

 

万圣节贺文 德哈吸血鬼x血猎向AU

吸血鬼设定大部分采用暮光里面的设定
性格上面OOC预警 一段一段的预警

 

#永远迟到的贺文#

 

哈利.波特走在空无一人的森林里面。

 

按理说森林里面应该是没有人的,但是感受着这样静谧而又似乎有着微小的声音存在的森林,似乎那些“奇怪的人”口中说的话是可以理解的了,说不定森林里面真的有精灵呢。

 

不行,作为一个血猎,怎么可以想这种事情呢?“奇怪的人”全都是异教徒,是不能被相信的。而吸血鬼则是不洁的生物,他们是上帝制造下的残缺品,是应该被处决的。

 

但是,他见过一个吸血鬼,并且放了他。

 

哈利有些头痛地想到,看在他帮了自己的份上,把他放了也算是还了人情了。

 

应该,不会见面了吧?

 

 

 

森林里终年都有一股草药和雨水混合的湿润又古怪的气息,阳光歪歪斜斜地在各个地方落下光斑,大树经过很多年的洗礼已经变得十分的高大,使树底下留下一些黑色的阴影,更增添了神秘感。

 

精灵们凑在一起细语地看着哈利跨过一个个树桩,只不过他们的细语被哈利当成了风声和虫子发出的声音。

 

然后,他们“呼”地一下,全都消失了。

 

是发生了什么吗?

 

 

 

哈利敏感地感觉到突然间森林里变得寂静了下来,本来细碎的声音消失殆尽,还没来得及纠结于这突然的变化,哈利突然看见了一个黑色的人影,在自己走路的道的正前方,哈利想要眯起眼睛去分辨他是谁,但是因为背光的缘故,他只看到了黑色的剪影。

 

人影缓慢地走了过来,脚底响起一阵踩碎叶子发出的声音,一些精灵尖叫了一声,但在森林里这么大的环境里显得就像是虚无。

 

该死的......

 

哈利眼睛瞪大地看着缓慢走过来的那个人,赤红色的眼睛闪耀着邪恶的光芒,因为闻到了猎物的气息而蹦出来的尖牙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光。

 

哈利立刻绷紧了身子,作出迎战的姿势。

 

 

 

精灵们瞪大着眼睛看着这一切。

 

那个吸血鬼,自称伏地魔,真名其实是汤姆.里德尔男爵。相传因为他自高自大,所以女王看不上他,只让他混上了男爵的称号,也获得了森林这块封地,但比起那些公爵拿到的城邦,森林简直毫无用处。

 

所以,看到有人进来了,尽管是个血猎,但也是十分吸引人的吧。

 

小精灵这样想着,突然看到伏地魔不见了。

 

 

 

哈利突然从胸腔里面发出一声闷哼。

 

尽管看到那个吸血鬼消失的时候已经有了警戒的心理,但是身体的反应还是跟不上自己的想法,只有片刻的功夫,脖子就被瞬间卡在了那个人的手里。

 

哈利一边挣扎一边想着,相传吸血鬼的皮肤特别坚硬真的不是谎话,然后在空中使用前后摆动的冲劲,狠狠地飞起一条腿踹到了吸血鬼的小腹上。

 

那个人一下子后退了几步,看起来被踹得很疼,手也一下子松了开来,没有支持的哈利一下子掉到了地上。

 

哈利掉到了地上之后不顾身上的疼痛一下子爬了起来,然后又被急转而来的吸血鬼一下子打到了肩膀,整个人失去平衡地向后退了几步跌到地上。

 

不行,这个吸血鬼跟其他的吸血鬼比起来太快了。

 

手枪......手枪......哈利急促地在附近的地面寻找着自己的手枪,刚才应该是不小心掉出来了。

 

怎么不见了?

 

 

 

一群精灵们抬着手枪扇着翅膀瞬间离开了危险地带。

 

刚才看到手枪掉了下来,汤姆.里德尔,噢不,伏地魔先生瞬间朝他们偏了一下头,示意他们把手枪拿走。

 

虽然他们是善良的种族,但是寄人篱下要低头,所以只能当作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地把手枪捡起来然后飞走。

 

希望那个人类会没事,尽管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哈利再一次地被掐住脖子,只不过他这一次没有力气去踹这个吸血鬼的肚子了。

 

他感觉吸血鬼露出的尖牙正在向他脖颈处的动脉凑过来,他绝望地屏住了呼吸。吸血鬼咬人有两个意图,一个是注射毒液让人类变成吸血鬼后变成自己的奴隶,另一个是吸血不过大部分吸血鬼一吸就停不下来。

 

不管是哪个,都不是哈利所希望的。感觉气息渐渐地消逝殆尽,哈利为了不费力气只好闭上了眼睛,这次是逃不掉了吧......

 

哈利昏过去之前,听到了一声:“喂!”

 

 

 

哈利醒了过来。

 

迷蒙的看着周围,既没有血液流逝的冰凉感,也没有变成吸血鬼的痛苦。

 

这是一间小小的木屋,壁炉里有着火散发着暖人的气息,屋子里的主色调是温暖的橙色,哈利的视线略微地停留在屋子里那个唯一的“别的人”的身上,眼睛慢慢地聚焦。

 

金白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孤傲的下巴微微朝他点了点:“好久不见。”

 

哈利眨了眨眼睛。

 

那个“人”想了想后加上了一句:“第二次了。”

 

 

 

两个星期了。

 

哈利读着德拉科活了那么多年攒下来的书,想着。

 

德拉科.马尔福公爵,是之前帮了他的吸血鬼,没想到这次还救了哈利的命。

 

哈利一开始觉得晕乎乎的,之前再也不会见到之类的誓言全部都见了鬼。

 

不对,是见了上帝,上帝。

 

不过过了两个星期后,他开始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他从没想到,自己所讨厌的吸血鬼会让他感觉如此的,美好。

 

每天早上德拉科准备好早餐放在木头桌子上,然后出去给自己觅食。当第一天德拉科说出去觅食时他接收到了来自哈利的死亡凝视,无奈地笑了笑后德拉科解释说他是去觅食一些食肉的动物,也叫打猎。

 

哈利醒来之后德拉科已经不在屋子里了,他在壁炉里面加上一些柴火然后拿起一本书读着等着德拉科回来,他经常喜欢挑选一些类似《呼啸山庄》、《巴黎圣母院》这种书,尽管他已经读过好几遍。

 

中午的时候德拉科差不多就可以回来了,顺便带回来了一些午饭。整个下午德拉科都待在家里陪着哈利,他们可以尝试新的桌面游戏,或者是让德拉科背着哈利跑到悬崖那里看风景,黄昏的时候他们总是会去看落日,在哈利眼里每天的落日都有不同的地方。

 

晚上的时候他们会在屋外升起篝火,哈利总是会静静地听着德拉科拿起一把吉他弹着他新创作的歌曲。

 

每个恋情的发现似乎都需要一个契机,但哈利觉得他和德拉科之前完全不需要这种东西,每天惬意的生活让他们的感情自然地发酵,在某个他们把篝火扑灭后回到小屋的晚上,他们的嘴唇自然而然地撞到了一起。

 

回复神智的清明是当德拉科把哈利推到床上的时候,他轻轻啃咬着哈利的锁骨让哈利发出一声声颤抖的抽泣。

 

这是不对的,吸血鬼是错误的。

 

哈利挣扎着想要逃离德拉科炽热的拥抱,德拉科轻轻地抱住了他。

 

他说:“就这一次好吗,就这一次,然后你跑到哪里都可以。”

 

哈利用手背遮住了眼睛,压抑着自己颤抖的呻吟,放任了德拉科的动作。

 

那句话,就像咒语一样。

 

 

 

第二天哈利醒来的,德拉科已经不见了,留下来了供哈利一周的食物和水,以及到附近的城市的地图。

 

哈利攥紧那张地图,在略微有些冰凉的被窝里面坐了一会儿,然后离开了那个小屋。

 

哈利回到了他应待在的地方。

 

实际上,他一直在考虑一件事,在路上的时候他也在想着,回来后他把自己关了一个星期然后做了一个决定。

 

他制造了一个假死,为自己弄了一个尸体,吊销了自己在血猎公会上面的名字。匿名在一个远离城市的地方买了一处地皮,建了一个小木屋,打理打理木屋前面的土地用来种各种东西维持生活。他在那里待了两个月使他的木屋渐渐运作起来。

 

然后,他来到了另一个小木屋,他曾经在那里待了美好的两个星期。

 

那个小木屋里面没有人,柴火没有燃烧,甚至连火星都没有。

 

哈利毫无意外地转身,离开了那里。

 

 

 

后来,哈利每天都来一次,每次得到的都是空无一人的木屋。

 

他没有失望和气馁过,只是定期地过来,仿佛为了完成一个义务。

 

三个月过去了,哈利再一次来到木屋,发现和以前一样后毫无反应地转身,却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声音。

 

“喂!”一如当初。

 

哈利深吸了一口气。

 

-fin-

 

彩蛋:

“你迟到了。”

“以前惹过太多的吸血鬼,把他们都解决掉不太容易。”

 

  63 2
评论(2)
热度(63)

© 温酒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