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酒汜

意识流选手 北极圈居民
同担拒否 爱谁all谁 尝试复健 随时跳坑
顾温言至上主义者

我不想搞超链接了。

 

一宗罪 德哈杀手x警察AU Chapter4

目录

 

Chapter4 准备与散伙

 

“为什么要问那个人的名字?”

 

“因为他是新来的。”

 

罗恩低下头想了一下然后恍然大悟。纳恩在向组长报告前在他们面前停顿了一下,这种情况在调查组呆了一段时间的人中是不会发生的。

 

“那问出什么东西来了吗?”

 

“没有。”哈利耸耸肩,“倒是他观察现场观察得很细致啊,能发现一般人发现不了的东西。”

 

罗恩不置可否地点点头,总觉得有些奇怪,但毫无反应地跟着哈利进入了监控室。

 

“所以,你是想看一个月还是三天。”罗恩手臂撑在椅背上看着坐在椅子上的哈利摆弄着电脑问道。

 

“一个月吧。”哈利手上动作不停地说道:“保险起见,再说这个大楼里每一个月刷新一次监控,在之前的想看要麻烦一些了。”

 

罗恩接过哈利递过来的U盘,那里面是半个月的监控,罗恩把它拷到另外一个电脑上然后把椅子拉开坐下去投入到了工作中。

 

罗恩刚刚坐下,突然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事,他转过头来问哈利:“哈利你开始看了吗?”

 

“嗯。”哈利盯着电脑屏幕简短地回答。

 

“我这里是半个月十五天,汉克在每天待在公司里8小时,所以每个视频8小时,那我们岂不是要看五天。”

 

“开多个窗口,然后点加速。”

 

“什么?”

 

“汉克办公室这一层一般没人,可以加速掉和多个视频一起看。”

 

罗恩恍然大悟地执行命令,内心OS:天啦噜哈利好厉害果然是前辈。

 

哈利 get [罗恩迷妹] 一只

 

 

 

罗恩无聊地撑着头看着尼娜和男/妓们在加速的作用下进进出出,本来满腔兴趣化成了满腔无聊。

 

进进出出进进出出进进出出进进出出。

 

男的男的男的男的男的男的男的男的。

 

金头发金头发黑头发黑头发褐头发褐头发红头发红头发。

 

长得漂亮长得漂亮长得漂亮长得漂亮长得漂亮长得......

 

欸。

 

罗恩连忙把一个视频点了暂停,眯起眼睛打量了一会儿调到十分钟前重新来了一遍;他难以置信地看着屏幕。

 

这个人,很不对劲。

 

罗恩把这个视频放到一边,接着看起了别的视频。

 

 

 

哈利伸了个懒腰,头扭了一圈为了缓解脖子上的酸痛,然后扶了扶同样酸痛的背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不是自己的椅子坐着就是不习惯。

 

哈利看了看表,已经两个小时多过去了,他来到了罗恩的电脑前,罗恩大部分视频已经清掉了,只剩下两个视频。一个正在播放着,另一个被点了暂停。

 

哈利立刻警惕起来,罗恩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啊哈利你来了。”罗恩抬起头看了看哈利,长期不说话导致他的嗓子有些嘶哑,他朝哈利笑了笑大致看了看最后一个视频然后直接把它拖掉,正色地示意哈利搬一个凳子坐到他旁边。

 

“我坐太久了站一会儿。”

 

“哈利你看,这个男/妓。这是他刚进入时候的场景,然后到了会客厅,尼娜小姐去找他了,然后他就进入了汉克办公室。你有没有觉得全程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我看不到他的脸。”哈利盯着屏幕说道。

 

“是的。我这里看下来只有这一个人十分可疑,你那边呢?”

 

“我这边一切正常。”

 

“看来就是这个人了......”罗恩用手指敲着桌子思索着。

 

哈利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罗恩你去向阿瑞顿询问关于这个人的外貌,我去找秘书尼娜。”

 

罗恩点点头,正准备把视频删掉时,已经走到门边的哈利突然转过头来问了一句:“这个视频是什么时候的?”

 

罗恩动作一顿,点开了文件夹,看到视频的名字时他的眼睛难以置信地睁大,看向靠在门框上露出了然的表情的哈利。

 

“是,一个月前的。”

 

 

 

[阿瑞顿.马丁]

 

啊你问一个月前一个金头发的男/妓的外貌,这种东西怎么可能记得吗我又没有什么特殊的嗜好,又不怎么会仔细去看一个男/妓的外貌的。

 

总之,就是不记得了,没能给你帮上忙我很抱歉,不过也是没有办法啦,其实汉克先生没有媒体传言的那么好,现在成了这样也是......

 

啊刚刚没什么,你就当什么都没有听到好了。

 

你让我再仔细想一想?不是说了不知道了吗。什么?我曾经拦过他还收下了一个东西?等会儿,一个月前是吗,那个人是不是金色头发的,穿着休闲装。

 

啊我记起来了!那个人一看就是一个基督教徒啦,带着一个放着他已故的奶奶的照片的挂坠,还随身珍藏着,不过因为不能带金属进去所以就暂时放在我这边了。给你讲一个很神奇的事情,他带的奶奶的照片是一个小盒子,他说是里面装着他奶奶的灵魂,而且那个照片胸口上还镶嵌着珍珠,说是心脏呢!

 

什么?你问我他是不是把所有东西都放在了我这里?没有啦,那个照片——就是那个小盒子——还是让他随身带着了,毕竟那可是他已故的奶奶的照片啊,拿走就太没人性了。

 

我有没有用金属探测器检查那个小盒子啊......你们这些警/察都是这样的吗?什么都会怀疑?不是说了吗,那里面装的可是他奶奶的灵魂!用金属探测器这种冰冷的东西去碰她简直是亵渎了基督教!

 

好啦好啦我冷静一下,刚才太激动了真是抱歉。

 

他的外貌啊......又绕回到了原来的问题上啊。一个月前的事情了我也不怎么记得了,应该是20出头的样子,长得挺好看的,眼睛的颜色是蓝色的。

 

细节方面?不是说了吗这都是一个月前的事情我肯定不怎么记得了,好了好了我要站岗了,没帮上什么忙抱歉,不过这些是肯定的事情吧......

 

 

 

[尼娜.卡诺]

 

嗯我现在有空的,你先在这里坐一会儿我给你去端杯咖啡。

 

诺,只剩速溶的了可能味道挺淡的。

 

所以,现在过来是有什么事呢?这样啊,发现了一个可疑的人。一个月前的?金头发......是正好一个月吗?

 

好像有点记忆,我想一想......

 

是不是一个蓝眼睛的人。啊我忘了你也不怎么知道他的外貌抱歉。反正大概就是平常汉克喜欢的男孩子的样子,一开始等在会客室的时候看起来还挺紧张的。

 

后来?后来我就问了汉克,他就让我把他放进去了。然后他就出来了啊......原路返回。

 

大致流程就是这样的。他出来的时候我有没有看里面的汉克先生?没有,我一般不进办公室,也不怎么在意汉克在干什么。出来后汉克有没有说什么?什么都没有说啊就像往常一样。

 

没能怎么帮上忙真是抱歉。谢谢,你真是一个温柔的人。

 

 

 

罗恩和哈利在大厅碰了面,一些调查组的人已经走了,哈利看到了纳恩还在那里朝他微微点头致意。

 

“那个保安真的太过分了!态度一点都不好!还基督教!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基督教里面有这种东西呢?”罗恩一看到哈利就涨红了脸气愤地说道,看起来罗恩在问话的时候莫名其妙地变成了出气筒。

 

“他本来就不喜欢汉克先生,你问的时候不应该太直接,应该曲折地问,不要说一些专门惹人生气的话。”

 

“怎么变成了我的错了......”罗恩小声地嘟囔着。

 

哈利忍不住笑了笑说道:“好了好了,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蓝眼睛,金头发,长得很好看,带着一个奇怪的小盒子进去了,上面还有颗珍珠和一个画像。”

 

“画像......”哈利思索着。这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你那边呢?”罗恩见哈利许久不出声,便出声提醒他。

 

“蓝眼睛,金头发,长得是汉克喜欢的样子,结束后不能证明汉克是不是还活着。”

 

“看起来没什么有用的线索。”罗恩看着手里的本子无奈地说道。

 

的确,这些东西就像拼图,可能每个拼起来就会指向正确答案,但问题是:怎么拼?如何拼?

 

有外貌的线索,但是太广泛;有比其他男/妓特殊的地方,但是有什么含义还是不知道。

 

“哈利......”罗恩看着哈利的背后说道。

 

哈利警惕地转身,看到一个男人在一个微开门的房间里,示意他们进去。罗恩和哈利对视了一眼,然后一起走了过去。

 

在途中,哈利无意识地一回头,看见秘书尼娜一半身形隐在会客室中,一半身形露在外面,眯着眼睛看着他们;看到哈利朝她看过去时,她微微冲他露出一个微妙的笑容。

 

哈利突然感觉,这个地方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这肯定不只是一个职业杀手杀人的案子。

 

 

 

“我是盖勒克.格林德沃。”那个男人把门关上了之后,打开了灯,这个房间看起来像是一个杂物间,飘散着特有的木头和纸张的气味,灰尘飘散在空气中使得光线看起来十分混浊。

 

“你就是那个副总裁?”罗恩仿佛抢答一般地脱口而出。

 

哈利倒是镇静地朝格林德沃点点头:“哈利.波特,这位是我的搭档,罗恩.韦斯莱。”

 

格林德沃微微抬了抬眼睛,然后便靠在墙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罗恩略微有些不耐烦想要说话提醒他还有别人在这里,但是被哈利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过了几分钟,似乎是组织好了语言,或者是做好了准备,格林德沃开口问道:“你们是负责汉克失踪的警察吗?”

 

“是的。”

 

“那么给你们一个建议,你们可以去查一下邓布利多家族。”

 

“为什么要告诉我们这个?”罗恩抢在哈利开口之前问道,而哈利没有制止因为他也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因为我讨厌邓布利多。”格林德沃挤出一个古怪的笑容。

 

 

 

德拉科.马尔福来到了“一宗罪”的门前。

 

这是布雷斯所工作的酒吧,他在昨天刚刚来过一次,为了某个该死的上了电视的委托。

 

当他问起布雷斯为什么酒吧要叫这个——古怪——的名字时,这个名字听起来就像某个三流的恐怖小说,最后造成这一切的都是某个心理变态的人类,尽管会有些不符合逻辑的地方比如一个女的会变成透明的或者几秒钟时间就可以在墙上印下至少十个血手印;又或者是一个无聊的恐怖电影,靠毫无意义的血腥场面和露在身体外部的肠子卖座。

 

他向布雷斯说了自己的想法,然后那个该死的混蛋给了他一个白眼。

 

“拜托,德拉科。”德拉科想起了布雷斯的阴阳怪气的声音,“为什么你对这些东西都没有一点审美意识。”

 

“那你给我解释一下?”

 

“‘一宗罪’就是一个案子的意思,对每一个杀手来说,每个案子都是开始,也有可能是结束,简单来说这是一个供杀手和寻找杀手的人的酒吧。”

 

难道直译和解释名字里面潜在的实用性强的作用就算审美了?德拉科觉得事实上布雷斯比他还没有艺术细胞,至少他的想象里面还存在着某种哥特式的人体的美好感。

 

或者,比哥特式还血腥暴力一点点。

 

好吧是很多。

 

不过这些都是细节问题,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事实上,从当上一个杀手开始,这些可以吓破甚至是一个20岁的青年男子的胆子的东西已经吓不到他了,毕竟,看的东西多了也就习惯了。有时候还可以带着娱乐性的心情评论电影里面的血液的颜色,枪的型号,以及永远打不死主角的子弹。

 

因为这些缘故,德拉科其实对警/察有种病态的好奇心。恐怖的尸体和血肉是一种不洁的东西,而伸张正义在人们心中高尚的警/察其实和杀手一样,也看过很多各种样子的尸体。

 

即使是,最恶心的那种。

 

他感觉杀手和警/察是两个对立面,似乎生而为敌,又似乎生来就很相似。就像莫比乌斯环*[注一]上的两个点,似乎都是在对方的背面,但又似乎只是往前走一段就会碰到。

 

但其实大部分杀手都认为警/察是一个麻烦,德拉科这样想着,推开了那个已经碰过无数遍的玻璃门。

 

 

 

布雷斯放下手中擦着的玻璃杯,看着德拉科朝吧台走了过来,竭力掩饰的上扬的嘴角看起来对德拉科很不利。

 

“叫我来有什么事?”德拉科忽略布雷斯古怪的表情直奔主题。

 

“我最近接了一个委托,这是资料。”

 

纸张翻动的沙沙声。

 

“阿不思.邓布利多,你疯了?”竭力压低的声音。

 

“借一步说话。”

 

 

 

德拉科跟着布雷斯来到酒吧后门,两个保安克拉布和高尔站在门的旁边,看到他们的到来轻轻点了一下头。

 

布雷斯把他领进了一个小房间,简简单单的白炽灯和书桌,加上一个铁制的非封闭式的书架,上面堆满了类似资料的东西,两个凳子摆在那里看上去就是在审问。

 

“说过多少次了,窗帘拉开,摆个沙发,把灯换掉,书桌换成红木的。每次我进来都觉得是进了审问室。”

 

“不管反正我喜欢。”布雷斯翻了个白眼把灯打开,指指一个椅子让德拉科乖乖坐下来。

 

德拉科撇撇嘴,用着仿佛忍受了多大怨气的表情坐了下来。

 

“你疯了,让我去杀邓布利多家族的家主。”

 

“杀手从不惧怕任何委托。”

 

“你以为杀手都是凭勇气和毫无道理的正义感办事的?这种杀手早就死了。他刚帮了我一次,我又去杀他,对我来说有点说不过去。”

 

“你什么时候在意这种东西了?”

 

“我、一直、都、在意。”

 

“其实这都不是主要原因啦德拉科。”布雷斯拍拍他的肩,“主要是委托人的报酬很丰厚,我觉得这个委托正好适合你。”

 

“是适合你吧。”德拉科不屑地撇撇嘴。

 

“都一样。”

 

“委托人是谁?”

 

“我不知道,我接了一个匿名委托。”


“布雷斯你是不是最近一不小心丢了一百万,匿名委托这种只有新手才会接的东西你跟我说你接了一个?”

 

因为这种委托的危险性一般比较高,而且没有委托人就等于掌握不了一半的内幕——大部分的委托都是黑道家族或者一些比较有名的人有了仇人,不好自己下手只能找杀手,所以知道委托人一般都知道他找杀手的原因了,所以一般都是刚出道的杀手才会接这种东西。

 

“不是说了吗,报酬很丰厚。”布雷斯显得有些不耐烦了。

 

德拉科静静地盯着布雷斯,他开始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

 

“德拉科你相信我吗?”

 

“我,相信你。”德拉科停顿了一下说道,“但我更珍稀我的命。”

 

布雷斯有些头疼地揉了揉额头:“这样好吧,这次委托完了之后,我们解散。”

 

德拉科点了点头走出了‘审问室’。

 

当一个合伙人不给他的杀手说实话时,杀手就等于有半条命悬着了。

 

 

 

门悄悄地打开,潘西的头探了进来:“还好吗?”

 

“还可以,算是意料之中。”布雷斯伸了一个懒腰站了起来。

 

潘西理解地点了点头:“德拉科已经走了。”

 

布雷斯没有回答。他现在需要把德拉科抛到脑后,有一个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去解决。

 

杀死汉克这个委托的委托人是盖勒特.格林德沃,他与阿不思.邓布利多曾经有很深的关系,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决裂了。

 

现在盖勒特.格林德沃指点了两个搜查汉克死亡的原因的警察前往邓布利多家族。

 

而在同时又有一个匿名委托指名要杀死阿不思.邓布利多。

 

简直是,风雨欲来。

 

 

 

德拉科走进了一个夜总会。

 

他忽视了名贵的烈酒和舞动的人群,径直向夜总会的背后走去。

 

一个保安一样的人给他打开了门,德拉科走了进去。

 

这地方跟三年前来的时候没什么差别,空间很大却没有一丝家具,在尽头是一个工作桌,前面是个真皮的椅子,后面坐着纳威.隆巴顿。

 

“‘莽撞的纳威’。”德拉科走到房间尽头,向坐在椅子上面的人点点头。纳威带着他独有的笑容憨厚地看着德拉科,欢迎他的到来。

 

“‘蛇王’。”

 

“噢天哪这个名字真是愚蠢。”

 

纳威咧开嘴笑了一下:“这次来有什么事吗?”

 

“我想知道邓布利多家族的最高秘密。”

 

“那你也应该知道,想要我回答问题需要先投币。”

 

“我没有钱。”德拉科耸耸肩,他这次过来没有带钱,“但是我有上次那个问题的答案。”

 

 

 

3年前。

 

德拉科刚刚当上了杀手,年轻气盛的他来到纳威.隆巴顿的地盘寻找他的合伙人,但却遭到了闭门羹,有些失望的他转身离去,隆巴顿这时候却问了一句匪夷所思的话。

 

“你吸/毒吗,德拉科?”

 

“不吸。”德拉科的脚步顿了顿。

 

“有一种毒/品的名字叫做,玛利亚。《圣经》里面有很多的玛利亚,但是这个毒/品指的是哪个玛利亚呢?没有时间限制,你要是得到了正确答案然后来找我,我会免费送给你一个情报。”

 

德拉科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

注一:把一根纸条扭转180°后,两头再粘接起来做成的纸带圈,具有魔术般的性质。普通纸带具有两个面(即双侧曲面),一个正面,一个反面,两个面可以涂成不同的颜色;而这样的纸带只有一个面(即单侧曲面),一只小虫可以爬遍整个曲面而不必跨过它的边缘。这种纸带被称为“莫比乌斯带”(也就是说,它的曲面只有一个)。

——

心血来潮的彩蛋:

“因为我讨厌邓布利多。”格林德沃挤出一个古怪的笑容。

罗恩式一脸懵逼:邓布利多是谁?哪个邓布利多?爷爷还是爸爸还是奶奶还是妈妈还是儿子还是女儿???

[永远脱线的那个人]

——

声明:

这周补得是上上周的更新,就是饥饿游戏和一宗罪,因为上周沉迷阿尔米汗小帅哥(一个印度的小帅哥)然后搜刮他的电影过来看然后忘记更新了。

上周停更一次,因为期中考试,难以置信期中考试要考六门全都要复习。

其实这周关于一宗罪的更新的字数可以赶得上两更了,,ԾㅂԾ,, 6000字左右我的妈

 

Q:所以是哪个玛利亚呢?

  32 2
评论(2)
热度(32)

© 温酒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