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酒汜

意识流选手 北极圈居民
同担拒否 爱谁all谁 尝试复健 随时跳坑
顾温言至上主义者

我不想搞超链接了。

 

Kristen最近觉得有些奇怪 斗奇电影向小甜饼一发完

漫威再一次拉低了我的下限

其实在斗奇出来的时候 我有认真地思考过超人x他的内裤

 

——

 

Kristen最近感觉有些奇怪。

 

这事得从上个礼拜说起。她的朋友,或者是恋人,Stephen Strange在消失了好几天之后,忽然带着刺伤出现在他的医院里面,穿着奇怪的服装,还指名只让Kristen去救他。

 

这还没到奇怪的地方,更重要的是,在她治疗他的时候,另一个有些透明的Stephen Strange突然从空中冒了出来,下半身隐到空气里面,还指导她给他自己动手术。

 

她当然没有那么镇定,她尖叫了一声差点把针管插到自己手里退后靠到了摆放医疗物品的小推车上面。

 

Stephen带着他该死的自负和镇定告诉Kristen他现在要死了需要Kristen和他一起给他的本体治疗,Kristen现在想来还是觉得很神奇自己竟然镇定了下来没有把针管捅到Stephen本体的身体里时捅歪自己也是厉害。

 

从那以后,莫名其妙的空间隧道,漂浮的斗篷,穿着金衣服受了很重的伤的女的,还有一切难以置信的东西在她的生活里面出现,Kristen觉得她已经可以免疫这些东西了。所以当Stephen告诉他他跑去打败了一个黑暗空间的统治者和他的追随者们以及控制了时间把中国香港修复了时,Kristen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

 

最后似乎很自然的,Stephen跟他提了分手,Kristen也答应了他。Stephen可能真的肩负着世界的安危,她意识到自己正和Stephen离得越来越远,或许从Stephen消失那段时间开始,她和他就成了两个世界的人。

 

总之,虽然离开他让Kristen有些难受,但是她不是不懂道理。

 

现在要开始谈谈Stephen奇怪的地方,要谈这个东西,就得扯上他的斗篷。

 

第一次看到他的斗篷时,是在一个卫生间,它静静地飘在那里,Stephen在洗手台前冲洗着他的手指。

 

后来等到Stephen拯救世界回来之后,他披着那个红色的斗篷,还神经质地(在Kristen眼里是这样)让他的斗篷给Kristen打招呼。

 

那个斗篷也很奇怪,身体在Stephen的肩上很扭曲地向左边扭去,看起来像是拒绝Stephen的提议一样。

 

Stephen看起来有些尴尬,他皱着眉头对斗篷说:“别闹。”

 

斗篷看起来像是委屈地缩成了一团一样。

 

Kristen觉得自己疯了,首先是前男友让他的斗篷跟她问好然后她觉得他的斗篷不愿意还觉得在前男友责怪了自己的斗篷后斗篷有些委屈。

 

上帝她是不是被Stephen传染了开始相信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或者说上帝她是觉得自己有多不受欢迎一个斗篷都会拒绝向她打招呼。

 

最后Kristen还是在内心里觉得自己疯了的同时,伸出了手对着斗篷说:“Hi,我叫Kristen。”

 

斗篷看起来是一个懂礼貌的斗篷,他把他的一角也伸到了Kristen的手里。

 

Kristen觉得这个世界疯了。不要问她为什么觉得斗篷懂礼貌!也不要问她为什么她觉得斗篷是公的!她也不知道!

 

再后来,奇怪的事更多了。

 

在拯救了世界(根据Stephen的原话)后,Stephen有时候会溜达到医院来找Kristen,他一般是凭空出现在清洁间里,有时候是放灵魂出来和Kristen玩,有时候是直接跑出来找Kristen。

 

本来Kristen是会揶揄地问Stephen不是去拯救世界了吗怎么有空来鄙人的医院里,Stephen总是会一脸正经地回答说就算是美国队长也会休息一会儿。

 

为什么要扯上美国队长啊!怎么感觉自己又打开了新世界的一个大门。

 

从此Kristen开始学乖了,她开始学习不随便问问题,但是最近她悲哀地发现自己的问问题因子又开始活跃起来了。

 

先是她偶然发现斗篷在蹭着Stephen的脸,Stephen说别闹的时候斗篷会乖乖停下来,但是他的嘴角会牵起微笑。

 

一开始Kristen觉得这是无伤大雅的一件小事,但是她发现并不是这样。

 

主要是斗篷蹭的地方,他会伸出一个小角来从眉毛,划过鼻子,来到Stephen的嘴上,绕了一圈然后轻轻缠向脖子、锁骨,最后伸向Stephen衣服里面(别问Kristen为什么会知道得那么详细,斗篷从来都不顾忌任何事物。),这时候,Stephen就会红着脸轻轻地说一句别闹,斗篷的另一个角就会蹭蹭Stephen的手然后把乱动的一角从Stephen衣服里面抽出来。

 

Kristen觉得自己要被闪瞎了。

 

后来是在某一天,她发现Stephen没有在约定的时间出现在医院,所以她打算去清洁间看看,但是当打开门把的时候,Kristen突然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从清洁间传出来的,喘息声。

 

Kristen的脸简直要和Stephen的斗篷一样红,她提心吊胆地在清洁间外面守了两个半小时然后看着Stephen带着不自然的表情从里面走了出来。

 

Kristen很严肃地问他。

 

“你是不是和你的斗篷好上了?”

 

“我以为你知道?”

 

Stephen一脸讶异。

 

我知道个球啊!谁知道你会跟你斗篷好上啊!

 

从此Kristen被闪瞎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169 6
评论(6)
热度(169)

© 温酒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