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酒汜

意识流选手 北极圈居民
同担拒否 爱谁all谁 尝试复健 随时跳坑
顾温言至上主义者

我不想搞超链接了。

 

甜品屋 几梦现代人AU

贴吧太不安全了还是把这个搬过来了作为自己第一篇完结文

也是一个童年的回忆啦

——


精致的甜品店里飘散着甜腻的香味,粉红的色调温暖了整个小屋,柜台前身材高挑的樱发女孩正在把一个包好的甜点递给一位客人,这个女孩叫做日奈森亚梦.
看着窗外的太阳因为将要落下绽放出迷人的亮丽的橙黄色,温暖的橙黄色光芒铺满了整个大地,半边天空看上去被橙黄色吞没了,虽然太阳是静止的,但还是让人感觉它在滚动,滚动着滚动着制造出了更加多的橙黄色.亚梦看了一会儿感觉有些刺眼,便把眼神收了回来但是视网膜上仍然留着淡绿色的亮光挡在了眼睛前面,亚梦并没有注意这些,她无聊地伸了一个懒腰.
突然大门传来了熟悉的开门声.亚梦的动作顿时停在原地.连忙一下子站了起来匆匆地走到门前笑着说道.“欢迎光临.”
这个甜品店是日奈森父母给她的遗产,也是亚梦赖以生存的地方.每天早上六点亚梦便到了这里开门迎接新的一天的清爽的空气和温暖的阳光,晚上六点下班锁好门之后去吃晚饭然后回家或是看电视或是看书,一天一天就这样单调而平凡的过去了.因为日奈森父母的善解人意和这个甜品店是方圆百里唯一一个比较大的甜品店,所以每天生意不错会有很多人光顾,只不过来的几乎都是小镇上的本地人,但是刚刚这个人……亚梦眨了眨眼睛,似乎没有在小镇上见到过他.
亚梦理了理衣服然后礼貌地问道:“请问需要什——"最后的话因为惊讶被哽在喉咙里,亚梦睁大了眼睛盯着前面的这个人.不是因为这个人长得有多好看,虽然长得确实不错.精致的眉眼被夕阳的余晖勾勒得越发鲜明,本应该被气质掩盖的眉眼却因为有了光而夺人眼球,深蓝色的细碎的头发与一身淡然却有些温柔的气质相衬,眉眼如画,如鬼斧神工雕刻,气质温润,如洁白的玉器一样洁净.
似乎是下意识的动作,亚梦一只脚立刻向前猛踏一步身子一下子向男生冲去,她狠狠地重重地扑到了男生的身上砸进了他的怀里.
甜品店里散发着马卡龙一样可爱的香味.
男生因为巨大的冲击力一下子站不稳向后跌去,他脚步踉跄了一下,稳了稳身子然后缓慢地伸出了手,轻轻地抚摸着亚梦樱色的头发,就像软软的草莓蛋糕一样呢,想到这里,他开朗地咧开嘴,笑了一下.
屋外的夕阳顺着窗户散发着热面包一样平静的温度.
亚梦脚尖踮起,定定地看着男生,脸上有着失而复得的庆幸和决绝的坚定.两双眸子里映现出男生地影子,更映现出了两个字,“吻我”.
毫无疑问地男生低下了头,把自己的唇印在了亚梦的唇上.
如果这一刻可以定格,那将会是多美的画面.
“月咏几斗...”

几斗小心翼翼地扶住亚梦的腰,他们的距离太近了近到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几斗感觉亚梦细腻的胳膊正环着自己的后颈,他简直要沉溺在这个吻里面了.但是不可以,他的理智在叫嚣着告诉他不可以,他必须先把这一切跟面前这个他爱着的女孩说明白.他叹了一口气,缓缓松开扶着亚梦腰的手,他能看到亚梦整瞪大眼睛不解地看着他,他颤抖了一下闭上眼睛恋恋不舍地松开了亚梦的唇.不得不说,亚梦瞪大眼睛的样子真的很可爱.
“亚梦,我知道你想继续下去,我也想,但是,我必须先给你讲个故事。”几斗抚平了亚梦两眉间情不自禁起来的皱褶,拉着她的手说道.“嗯.”亚梦善解人意地说道.“我也想听听这个故事,不过首先,你知道的,我们要离开这里去那边的一个咖啡店.”几斗手仍停在亚梦眉间,但头却顺着亚梦指着的地方看了过去,目光渐渐停留在亚梦的手指上,指尖因为冷而变得通红,他伸出一只手握住了那只手,手心散发出的暖意温暖了那通红的指尖,亚梦浑身颤抖了一下,伸手抱住了几斗,头埋在他的胸前,几斗身上散发出夜晚湿润的空气的触感,亚梦吸了吸鼻子,她听到几斗在自己身边叹气,他嘟囔了一句:“真不想放开你.”
亚梦失笑,一下子推开几斗,恶狠狠地说道:“我们之间的帐还没算完呢,等我把门锁好你就要给我把故事和你不在的时候你都做什么去了讲明白!”几斗看到亚梦可爱的样子,忍不住勾起了眉角.
亚梦一下子愣住了.
面前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长高了,挺拔的身子,衬衫勾勒出完美的身材,背着光使他的眉眼更加深沉,成熟,只是眉眼弯弯,笑起来带着几分孩子气,苟延残喘的太阳发出的光正好掩盖了这种孩子气,使几斗变得更加神秘了.
亚梦一下子回不过来神了.脑中映现出来几斗以前和自己一起玩的样子,不知为何,鼻子一酸.
她连忙匆匆去找钥匙隐藏住自己的情绪波动.他长大了啊.亚梦突然感觉有些惆怅,他不再是她的月咏几斗了,他有着自己负责任的东西.尽管她知道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但还是忍不住喜欢他.
如飞蛾扑火一般.
想到这里,她低下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自己干嘛要把喜欢他说得那么不堪啊.她眉眼弯弯地走过去锁了门,感觉心结一下子解开了.

飞蛾扑火也好,喜欢他一次足矣.

/几斗第一人称/

我看着亚梦锁好了门离开了这个温暖的地方,夜晚的寒风向我们迎面吹来我伸手拉住了她的手,我感觉她畏缩了一下,但还是坚定地回握住我的手.
她长大了.
我情不自禁地勾起嘴角笑了一下,只是又开始担心起来,亚梦不知是选择忘了过去的伤还是承受.
爱情真是会让人变得纠结又多变.
我顺着亚梦的指引进入了一间咖啡厅,这里的环境很棒,很安静,很适合一场重要又准备已久的谈话,看来她已经准备好了.
我笑了笑,我也该准备好了.
我向服务员要了一杯卡布奇诺,她还像以前一样,要了一杯一样的.我认真地思考着这个故事的开头.
“我们就从我们十八岁那里开始吧.”我思索了一下,深吸一口气,打开了那个尘封着我们过往和心结的锁,缓缓打开了那个谁都不想触及的大门.
“我父母一直希望我去外国留学,这个愿望再我十八岁时成了极致.”
“他们让我去外国,这意味着我们要开始异地恋.”
“他们怕你影响我学业,所以......”我感觉我握着杯子的手紧了一下,杯柄上的花纹凉凉的,硌得我生疼.亚梦在我对面垂着头,脸上的神色异常地平静.
“所以这就是你不说一声就出国的理由?”她的声音冰冷地响起,我感觉我浑身抖了一下,但我没有.
我感觉我们之间好不容易有过的温暖在慢慢瓦解,我有点迷茫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我本来打算给你说的...但.”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你.当初的山盟海誓就在现实面前那么简单地就被瓦解,我发现我自己真的很自私,在爱情面前,宁愿伤了亚梦也不愿伤了自己.我又一次迷茫了,迷茫中带着自我厌恶.
“月咏几斗,你知道吗...”亚梦的声音很轻,“你真的很自私."

/亚梦第一人称/

我低着头没有看几斗,深深地盯着桌上的杯子,仿佛它们真的很有吸引力一样.好吧我只是不想看他.是的我不想看他.我不知道是不敢还是不想.只是结局都一样.我只是不想看到他受伤的表情,那会当我心疼.
我不知道他要出国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我也不知道他听到他回来后我不见了是什么样的心情,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我的.我只是觉得,我们之间的弯弯绕绕,不能很快解决得了.
当我意识到他离我而去时,我没有很生气,我只是很害怕.害怕他真的放弃我了,我曾一次又一次地对自己说,他出国只是为了学业,他还会回来的.
现在想来,真是自欺欺人.
不过总的来说,他弃我四年,我舍他四年,我们应该是扯平了吧.
我垂下睫毛,眼镜盯着桌上的卡布奇诺,手拿着勺子轻轻地搅着里面的液体.一种无言的令人恐惧的沉默笼罩了我们,仿佛是恶意叫嚣的野兽.几斗如何对待我的声音一直回荡在我的耳朵里,让我不要原谅他,忘记他,离开他,抛弃他,放弃他,讨厌他.
我托着腮,静静地对上几斗的视线,我看到他眼神缩了一下,然后又缓慢地看向我.
我讽刺地咧了一下嘴角,说道:“所以,你这次回来,是来干什么的.”
若是想看我为你失魂落魄,大可不必,我绝不会这样.
我静静地看着他,难以抑制地想到我独自一人的那些年,我想抑制住自己心里正在滋长的怨气,它们像荆棘一样拼命地生长,牢牢地紧紧地裹住我的心,让我喘不过气来.这些年的隐忍一下子变成了怨气.
但在我看向几斗的那双眼睛时,我的气便消了.他没有对我无理取闹产生气愤,也没有对我的小孩子气不屑,他只是,用类似于一种淡然而清澈的表情看着我,用眼神表示他在等着我,在等着我渐渐地消气.
“你走慢点我追不上你了!”
“你走得太慢了!......我等你一下好了......”
过去的场景浮现在了我眼前.几斗在我抱怨他舍弃我时,没有对我产生同情、怜惜,没有对我产生不屑、无奈,而是在等着我,慢慢地理解他,这对我而言,是最好的和解礼物,因为那意味着他对我的信任.
我突然间悟了,微笑着扶额:“我还是离不开你啊.”
他浅浅绽开一笑:“那便不离不弃.”
说罢,便拿起我扶额的手,十指相扣.
那是属于我们的誓言.

  14 6
评论(6)
热度(14)

© 温酒汜 | Powered by LOFTER